蒙古的反中是選舉語言

  • 時間:2017-07-17 20:00
  • 新聞引據:名家觀點

蒙古一年一度的大節日(七月十一日)那達慕盛會上總統需要表演傳統的技藝,新任總統是民主黨的巴特圖拉(Battulga),七月七日第二輪投票勝出後,十日立刻宣布就職。負責主持就職大典是國會議長,也是這次敗給巴特圖拉的主要對手,蒙古人民革命黨主席恩赫巴雅爾(Enkhbayar)。

蒙古政治體制,採取雙首長制傾向內閣制,總統除了是國家的象徵,也負責國防與外交,對國會有否決權與解散內閣的權力等。而去年二○一六年大呼拉爾(國會)大選,民主黨在國會七十六席只剩九席,蒙古人民黨拿下六十五席,超過85%的比率。

蒙古人民黨的勝選,是建立在蒙古經濟崩盤危機下,為了讓國家免於破產,蒙古向國際貨幣基金(IMF)借款55億美金,其中中國出資22億美元,而未來四年蒙古的國家經濟政策決策也一併交給IMF。一連串的經濟問題,引發連鎖反應出現低工資、高通膨、高失業,尤其是年輕與女性的失業率更創下新高。

如何解救蒙古的經濟,應該是選舉的主軸,但揭弊、貪腐、弊案、爆料是前半場,下半場依舊是老戲碼,反中再度成為主旋律。雖然中國在蒙古歷次選舉都是假想敵與攻擊的對象,但這次大選因為『經濟』因素,讓反中議題與聲量掩蓋其他議題,幾乎是比賽『誰』更能反中,甚至指責對手具有中國血統,需要公布五代家譜得以自清。

失焦的選戰,讓投票率創下新低,甚至首度進入二輪投票,第一輪巴特圖拉拿下517,478票,得票率38.64%領先,但也高達18,663票是進去蓋廢票。第二輪巴特圖拉也只拿下611,226票,勉強過半50.6%,但有高達8.23%,近十萬票是蓋廢票,可見民眾對這場選舉的不滿。

蒙古的地緣,夾在中國與俄羅斯兩強之間,過去經濟上高度依賴俄羅斯,但現在是能源依賴俄羅斯,經濟貿易高達九成依賴中國。蒙古執政黨蒙古人民黨執行『大草原計畫』要配合中國的一帶一路與俄羅斯的歐亞樞紐計畫。蒙古的大草原計畫,讓中國的高鐵經過蒙古到俄羅斯,讓俄羅斯的油管經過蒙古到中國。雖然此計畫被在野黨批評有國安與經濟的疑慮,但目前的蒙古經濟已經難以擺脫中國。

新總統巴特圖拉就職典禮,提出蒙古與俄羅斯、中國全面發展和平友好關係,以及讓蒙古人民脫貧。隨即以總統身份接見中國大使,並表態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的倡議,願意在互利共贏的原則,加強同中國經貿關係與合作,就職前後的口氣與競選口號判若二人,除了是基於國際政治現實以外,其實總統一職在蒙古政治,是象徵意義大於實權。

蒙古民意反中由來已久,但政治人物選前反中,選上之後均採取親中友中路線,這之間的反差與落差,正是目前蒙古的政治困局。而弔詭的蒙古脫貧方法,卻只要離開蒙古就可以脫貧,於是蒙古人民與資金想盡辦法選擇外移。蒙古選舉反中,不是亮劍或立場改變,只是一時一場秀而已。

洪耀南(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秘書長)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