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舞故我在 日本街友靠著跳舞擊敗絕望

  • 時間:2017-09-12 06:00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身無分文的東京街友德親西(Tokuchika Nishi)3個星期以來只靠著喝水維生,他覺得自己走到生命盡頭了。

路透社和瑞士資訊網頁(swissinfo.ch)報導,38 歲的德親西曾經因為欠債而流落東京街頭兩年之久。他說:「我沒錢了,我想,悲慘地死掉也沒什麼關係。」

隨後,他的生命因為發現舞團Newcomer "H" Sokerissa!而出現變化。舞團成員包括街友以及曾為街友的人。

今年7月加入舞團的德親西說:「我過去對自我的許多設限消失了。我現在對於我能做什麼以及能做到什麼程度感到興奮。我想要透過跳舞來表達我內心的澎湃思潮。」

身兼舞者和編舞的櫻井青木(Yuuki Aoki)在10年前成立舞團。他說,我被街友飽受風吹日曬的身體和他們可能創作出的藝術表現所吸引。

2004年,櫻井青木在東京街頭看到一群人圍著一場街頭表演,附近躺著一名衣不蔽體的男子,行經路人對他視無若睹,這件事讓櫻井青木聯想到一些事。他很好奇這名男子成為表演者會如何。

剛開始,旁人警告櫻井青木,外界若知道舞者為街友,他的計畫就會失敗。但是舞團現在到日本各地演出,表演舞台從公園到博物館都有。

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登場前,櫻井青木和兩名劇團成員與街友到當地進行表演。

他們的舞蹈並未經過編排。櫻井青木說,他停止試著教導特定舞步,以免限制了成員的自我表達。

他改為給每名成員一串表達文字作為領導方式,例如「吞下太陽」或「把肉曝露在風中」。

雖為舞界新人,但櫻井青木說,表演者尋求透過舞蹈來找出人類表達的根源,並以新的方式來思考舞蹈對人類的意義。

舞團名字中的「H」就是代表人類(human)、希望(hope)和無家可歸(homeless)。

對一些人來說,Sokerissa已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