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美式職場潛規則 川普如何改變

  • 時間:2017-11-23 10:28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丘其崇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候選人摩爾  捲入性騷擾
美國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候選人摩爾(Roy Moore)(圖:摩爾臉書)

演藝圈、體壇、政壇到新聞界,性騷擾案一件件傳出,即便這非美國獨有、也是存在已久的社會舊文化,打破這樣的職場潛規則,美國不分性別的力量,可以做更多。

自稱最尊重女性的美國總統川普或許沒說錯,他樂見有權勢男性行為不檢的消息不斷爆出,「這對我們的社會有助益,對女性非常、非常好」。

勇敢說出口,是正視性騷擾問題存在的第一步,而要追溯這一步的艱難起始,美國媒體提到前總統老布希1991年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當時他的女助理奚爾斯(Anita Hill)勇敢站出來,向國會作證湯瑪斯對她性騷擾。

儘管湯瑪斯否認指控,他的提名當時在爭議聲中,以52票的微弱多數通過,至今仍擔任大法官。

然而,「華盛頓郵報」指出,奚爾斯一案後,女性參政獲得較多機會,隔年選舉,女性聯邦參議員從2人增至4人、聯邦眾議員則一口氣有24位女性當選,也創下單次選舉中、女性當選眾議員人數最多紀錄。

奚爾斯近來和當初支持她的姊妹團接受華郵訪問,已退休的前聯邦參議員密庫斯基(Barbara Mikulski)回憶,身為當時參院中「惟二之一」的女性議員,和男性同僚為了如何安排奚爾斯聽證會角力,過程「難堪醜陋」,她形容,參院司法委員會當時就像是「男性主導的競技場」。

奚爾斯當時面對一整排男性議員質詢,猶如法院審訊而非聽證,密庫斯基對時任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的前副總統拜登與共和黨議員有所妥協的處理方式,仍有微詞。

密庫斯基說,聽證會後,因輿論傳播,奚爾斯的勇敢得到許多基層女性共鳴,她的辦公室電話線塞爆,美國女性遭遇職場性騷擾,奚爾斯不是個案,這也為美國的女性參政帶來新動力,也就是上述1992年的國會選舉展現的女力。

近30年過去,美國職場性騷擾改善了嗎?從近來一波波如傳染病般在各界蔓延的案例看來,答案很清楚。

不只多位國會議員遭爆出性騷擾傳聞,角逐阿拉巴馬州聯邦參議員的法官摩爾(Roy Moore)更在性騷擾烏雲籠罩下、堅持參選,還得到川普間接支持。川普說「我們不需要一名自由派的民主黨人在那裡」。

更讓人關切的是,白宮對打擊職場性騷擾相關政策的態度。

川普4月撤銷前總統歐巴馬2014年頒布的「公平報酬與安全職場」(Fair Pay and Safe Workplaces)行政命令,這讓遭遇性騷擾的員工較難透過訴訟伸張權益。

歐巴馬當時頒布的法案的兩大重點,一是提升薪資透明度,讓美國能不分性別更趨向同工同酬,另外是禁止企業強迫員工簽署遇到性騷擾與性侵時,須透過仲裁、放棄民事訴訟、這種對資方較有利的不平等條約。

儘管歐巴馬當時的行政命令僅限於與聯邦政府有合約往來逾50萬美元的企業,但這個象徵意義川普也不願維持,而白宮顧問、川普的女兒伊凡卡.川普自許要為女性爭取更友善職場環境,也尚未聽聞她對此發聲。

在美國,除非涉嫌強姦或毆打等暴力行為,性騷擾不屬刑事犯罪,受害者得根據「民權法」,對基於性別的歧視提出民事訴訟與賠償。

將不雅談話稱之為更衣室閒聊,這不會是川普獨有的個人特色,性騷擾更關鍵的不是性別,而是利用權力不對等製造的脅迫,這不該只是姊姊妹妹站出來的話題,男性也可能遭遇性騷擾。

而美國社會能否再一次掀起進步價值的運動,性騷擾疑雲籠罩的摩爾3週後能否成為華府政治圈一員,或許是一觀察指標。

相關留言

其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