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黑人監獄閱讀 郭怡慧書寫不凡亞裔故事

  • 時間:2017-12-29 14:0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陪黑人監獄閱讀 郭怡慧書寫不凡亞裔故事
郭怡慧(右)陪伴黑人派屈克(左)監獄閱讀的真實經歷,為自己書寫一段非凡的亞裔故事(郭怡慧提供)

身為台灣移民第二代的女兒,郭怡慧(Michelle Kuo)哈佛大學畢業後,22歲那年選擇到黑人民權運動起源地-密西西比三角洲的另類學校教書,後來還因為昔日一位黑人學生成了殺人犯,花了七個月時間到監獄裡陪他閱讀,找回人生的光亮與希望。郭怡慧藉由監獄裡的閱讀課,開啟了她探求公義的文學之旅,也用親身經歷,書寫一段亞裔生命故事,字裏行間娓娓道來,充滿溫暖、卻也深刻自省,令人動容。

◎台灣移民第二代不一樣的抉擇

郭怡慧1980年代成長於美國密西根州西部,父母雖然都來自台灣,但卻希望兩兄妹都能融入美國社會,像個真正的美國人,要求他們從小到大,除了念書,其他什麼都不用管,就像所有亞洲父母一樣,郭怡慧的父母也深信教育是通往安全與富裕的階梯。

郭怡慧確實書念得很好,考上了哈佛大學,但並沒有如父母所願選擇走一條安穩的道路,深受黑人民權運動啟迪的她,反而透過「為美國而教」計畫,前往曾經孕育黑人民權運動的棉花鄉-密西西比河三角洲的「另類學校」,擔任兩年英文老師,透過黑人文學講授美國歷史。當時她父母完全不能接受,甚至說出了「不該讓你哈佛的,你以為你能改變世界嗎?」、「沒有人要娶德雷莎修女的!」這樣的氣話。

不過,郭怡慧說,會做這樣的決定,她認為最初潛意識裡可能還是反映了她想當個真正的美國人的想法。郭怡慧:『(原音+翻譯)其實某種程度,意識很深的地方可能是想要變得更美國人,因為在這個小地方,密西西比河那邊其實是美國民權運動發源地,在整個國族歷史上是很重要的,所以當她讀美國歷史,最景仰的就是那些黑人民權領袖,這些人起來反抗,算是對付國家以前做過不正義的事情,因為這個國家的經濟基礎很大一部分來自於那時候的奴隸制度,但是這些人是追求平權運動的,要打破國家不公不義的事情,爭取平等,她覺得好像做這件事情,好像就會變成更好的美國公民。』

◎派屈克帶來的啟示

2004年至2006年在密西西比河三角洲「另類學校」教書期間,郭怡慧面對的是一群黑人孩子,他們本身的家庭就有問題,學習上嚴重落後,很多人連簡單英文書寫都有問題,於是她透過閱讀和寫作,逐步帶領這些孩子找到學習的動力。這當中,一位名叫派屈克的學生,特別引起她的關注,她感覺到他是一個安靜卻渴望學習、改變的孩子,彼此之間也建立相當好的信任關係。

但教書兩年後,郭怡慧回到哈佛大學法學院再深造,卻在2008年聽到派屈克為了保護妹妹誤殺了人,被關進了監獄,郭怡慧當時想的是,若當年她沒離開,派翠克會不會有不同的人生?基於對孩子們的一份責任感,郭怡慧決定回到密西西比河三角洲赫勒拿小鎮,到監獄裡,再度帶領派屈克閱讀、討論、書寫,整整陪伴了他七個月。

這個過程中,不只讓派屈克重拾人生的希望,也讓郭怡慧更深刻體認到偏鄉教育、種族歧視、階級差異的問題。郭怡慧:『(原音+翻譯)我們講最淺的就是說,派屈克讓他注意到很多議題,必須要解決的問題,就像監獄裡的狀況、監獄裡面的教育,那些輔導計畫、學生中輟問題,整個環境的暴力這些問題,派屈克讓他意識到這些狀況。講深一點的話,就是說,會因為派屈克,會去思考生命的意義,會誠實面對自己,去看人經歷過的事情,思考其他人的狀況。』

◎亞裔人身份的自覺

在密西西比三角洲教書的經歷,以及陪伴派屈克在牢裡閱讀的日子,郭怡慧前後花了七年時間寫成「陪你閱讀」一書,和更多人分享。

郭怡慧說,在赫勒拿教書的日子,當地的孩子們只知道黑人和白人,根本沒看過亞洲人,因此當她出現時,孩子們相當好奇,問了她很多關於中國、關於台灣的事情,甚至會問她「你是籃球明星姚明的親戚嗎?」這時她才發現,亞裔的身份給了她另一種客觀角度,重新看待自己的處境,也讓她對身為亞裔人多了更多的驕傲,而她選擇投入社會公義的作為,更引發不少亞裔人的迴響。郭怡慧說:『(原音)在美國很多亞裔的人讀我的書,會跟我說,這是第一次我念到一個亞裔人的故事,跟亞裔人做社會正義的活動,他們感動,看到他們感動,我也很感動。』

「陪你讀下去」的故事,並不賣弄亞裔人陪伴黑人監獄閱讀有的崇高道德性,反而藉由郭怡慧溫柔的筆觸,見證了文學所帶來的改變力量,提出文學跨越社會界限與隔閡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能感受到郭怡慧對於一個人如何面對自己在社會中的處境以及如何和其他人建立平等的關係,有深刻的分析與思索。

「陪你讀下去」不只引領讀者走一趟探求公義的文學之旅,也呈現一段非凡亞裔故事,別具意義。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