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邁出亞洲第一步 雙性人官方檢討報告將出爐

  • 時間:2018-08-09 15:1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台灣邁出亞洲第一步 雙性人官方檢討報告將出爐
臺灣雙性人貓哥(左)接受央廣專訪;香港雙性人細細老師(右)接受央廣專訪,談在亞洲倡議雙性人權。(Rti合成/詹婉如 攝)

台灣推估可能有40萬名雙性人,但他們的權益完全被忽略。今年6月,台灣完成官方首份雙性人人權調查報告,對衛生福利部及內政部在雙性人議題上沒有任何有意義的資料統計,也未主動進行研究提出糾正,要求兩個月內提改善方案;眼看8月中旬,2部檢討報告即將出爐,現行性別二元區分法,在未來將有所突破嗎?本專題中,我們將聽見雙性人、看見遲來的正義!

◎手術「正常化」雙性人:太痛苦

在父母的期盼下,1965年,醫院產房內發出宏亮的哭聲,台灣和香港各有一名可愛的嬰孩兒誕生,只是萬萬没想到,這2個孩子和多數人不同,他們是「雙性人」(Intersex)。

貓哥(化名)說:『(原音)我是雙性人,我是屬於47XXY克林菲爾氏症候群。我在33歲時結婚生不出孩子,去醫院檢查之後,才知道自己是這樣子。』

這是台灣的貓哥,來自香港的細細老師和貓哥有著同樣身份,不同的是細細老師從小在手術室內掙扎,在父母和醫護人員的「努力」下,8歲開始,五年進出手術室二十多次,為的只是修正生殖器官,以符合世俗眼中,單一性別的想像。

細細老師說:『(原音)我從小出生的時候,我的性器官就跟一般人不同,不算是一個男的也不算一個女的,後來醫生覺得我有一個小小的陰莖還有一個好像睪丸的東西,他們就叫我是一個男的,但是我的性器官跟別人不同,我的尿道和尿道出口和別人不一樣,所以後來他們要我做手術,直到透過治療,把我變成一個正常的男的,然後可以傳宗接代,但是手術讓我太痛苦了。』

一頭長髮配上溫柔的語調,穿著長裙,在外界眼中,眼前的細細老師無疑擁有女性的外表和特徵。但他38歲前都是以男性帥氣裝扮示人,在一次健康檢查中,才發現自己體內原來有一個尚未完全發育的子宮;2009年,為了健康,又動了手術,把過去辛苦打造的男性器官全數摘除。談到了童年,細細老師有著慘痛的回憶,他說:『(原音)最大的困難是我小的時候不能站起來小便,當時我拿的是男性身份證,當然我要去男的洗手間,但是我不能站著小便,你可以想像,其他小孩子看到都圍過來笑你、欺負你、侵犯你,後來我就不敢去洗手間。那個時候對我來說,不做男的不行,做男的也不行,所以我試過自殺2次。』

◎我不是男的嗎?雙性人:婚後突來的衝擊

是幸運嗎?貓哥少了器官手術的痛楚,但成年結婚後,卻突如其來地面臨雙性人身份的衝擊。

貓哥說:『(原音)當我知道自己是雙性人的時候,我的腦袋瓜一片空白,整個傻眼;我還有去當過兵,當了2年,我一直都認為我是男的,就是男的!克林菲爾氏症是出生時是男的,但隨著年紀增長愈來愈女性化。疑?我不是男的嗎?怎麼會這樣?整個傻掉。』

當了一輩子的男人,現在因為得接受藥物治療,外表逐漸女性化後,走在街上,經常被誤認為「阿姨」,甚至被辦公室主管性騷擾。問他為何願意站出來接受媒體採訪?他說:『(原音)需要有人走出去,走出去的話,才會減少誤會,有聽過那些不好的話像是陰陽人那麼難聽的,你不走出去就會一直被誤解,可是,當你走出去跟人家談的時候,就多一個人知道,少一分迫害及羞辱。』

在貓哥之前,2010年,長考一年後,細細老師決定站出來,為雙性孩子做些什麼!於是,他成為亞洲社會中,少數願意公開的雙性人,當然,細細老師也曾擔心過,他說:『(原音)坦白說,一些痛苦的回憶不想起來是最好的保護,但是現在為了讓大家知道,我們現在做的不好,現在的小孩子就會像當年一樣,承受我當年的痛苦,若我說自己的事,感受上有不舒服,我覺得是值得的;當然,若你問我不說好不好?當然好!但是不說人家就不知道,在我自己來說,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夠承擔,為了雙性孩子。』

◎估台灣40萬雙性人 監察院首提官方報告

根據聯合國推估,雙性人在數量上不算少,資料顯示,人口約占0.05%到1.7%,光是台灣可能有40萬名雙性人,但政府並没有設置與雙性人權益維護措施。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看到了問題,他說:『(原音)在跟雙性人接觸的過程中,我才知道,我們現在都已經注意到同性戀或是變性、跨性別問題,國家在這方面也有關注,不過,我發現雙性人完全被忽視,他們的問題主要是他們在醫療體系或在我們社會裡被視為怪胎,在過去也被認為是不祥的象徵,聽了他們的故事讓我非常難過,他們是被排除的人中又被排除的一群。』

於是,孫大川副院長以及監察委員高鳳仙公佈首份針對台灣雙性人處境調查的官方報告,今年6月14日,獲監察院通過,並提出對衛生福利部及內政部的糾正。

調查發現,衛福部未能制定相關醫療指引或家長手冊給予協助,恐致雙性兒童有過早接受非必要手術之虞,還有,雙性人因出生登記制度的要求,導致有必須決定性別的問題,監察院建議可參照其他國家作法及諮詢專家學者意見,適度修改給予第三性、其他註記或無性別註記的選項。

孫大川副院長說:『(原音)這些年因為我們簽署了兩公約,另外在國際人權審查報告中,這些年也注意到跨性別或雙性人這些議題,另外,這些人都得社會參與,所以他們的身份證要如何註記,要有適合他們需要的登錄方式,所以我覺得這兩項很要緊,因為一個是牽涉到他們的健康,醫療體系如何透過專科設置,讓雙性人求助有門,另一個是牽涉到他們的社會關係;我們也希望初步走下去之後,把這些事情做好,台灣的人權應該也就更邁前一步。』

來自香港的細細老師,目前是一位中醫師,為了倡議雙性人權,足跡遍及華人及東南亞社會,他相當肯定台灣開展了華人社會中的第一步,並希望在相對保守的環境裡,也能有接納甚至欣賞異己的空間,細細老師以澳洲的雙性人團體為例,他說:『(原音)澳洲有十幾、廿個雙性人出面,因為那裡大環境對無論是對同志、跨性別和雙性人友善的多,在一個比較友善的環境,他們跑出來,感覺安全的多,而且那裡的環境慢慢發現,我們雙性人其實没有什麼問題,我們跟別人有不同,不等於我們就是有問題或有病,那整個概念在群體中被大部份人接受,雙性人就願意站出來面對別人。』

【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監察院副院長辦公室 提供)】

◎為中國大陸父母解憂 台灣雙性人成立QQ群

聊到這兒,貓哥秀出他的手機畫面告訴我,他在中國大陸開設一個雙性人克氏綜合症家屬QQ群,來自台灣的他,在群裡居中扮演安撫雙性人父母的關鍵角色。

貓哥說:『(原音)在台灣像我這樣的同伴没有多少個,找不出來!在大陸就有很多這類家庭,我們大概服務了188個,他們加入的時候會給你一張染色體圖,我以我自身的經驗跟他們交流;大陸有很多婦女懷了雙性小孩,那時候會有兩派意見,一個群體主張拿掉小孩,我這個群是主張保留,我說,你們可以看我的樣子,我也可以跟你聊,因為大陸有很多人不想曝光,我可以跟你視訊,我就這個樣子,很正常。』

在知道孩子具雙性染色體後,留?還是不留?生下來後,該為孩子動手術嗎?曾是過來人的細細老師談到聯合國近年的討論,他說:『(原音)在我們參與不同的表達之後,聯合國現在主動關注並推動對雙性人的關懷,也關切世界上對雙性人孩子不仁道的手術,聯合國2015年起,已要求所有國家、政府都要關注雙性人的權益,停止對孩子的性器官改造手術。』

強行為雙性孩子施行性器官修訂手術,為他們身心帶來了嚴重傷害。華人社會裡,有很多事隱晦不明說,但不代表它不存在,台灣走在亞洲社會前端,從監察院開始,看見與面對被隱藏多年的歧視問題。

◎保障雙性人權 官方將提修正報告

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說:『(原音)我們習慣於把細微的差異忽略,用一個大家比較認同的東西彼此定位,這種東西在人權發達的國家,已漸漸注意到每一個人都有差異,愈注意到這個差異的存在,愈讓我們注意到應更細膩地處理這個問題;如你所說的,長久以來,我不認為雙性人這個事情没有人看到這個事實,我認為是大家不願去面對,或不知道如何去面對,所以教育工作也非常要緊。』

貓哥說:『(原音)其實我們也跟正常人一樣,只是没辦法生小孩,其實現代人不想生小孩的也很多,這就没差!也有人跟我說,你為什麼不像某某人去變性?我就回,我就是男的,為什麼要變性?我就是我啊!就很自然的我,做我自己。』

從教育著手,讓每個人有機會自信做自己,是台灣目前的努力方向!究竟台灣雙性人有多少?政府如何加強力度保障雙性人權?8月中旬,被監察院糾正的衛生福利部及內政部即將提出修正報告,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