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生人v.s.馨生人 日光畫室的人生味

  • 時間:2018-02-08 13:4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日光畫室李鐸老師及母親
日光畫室李鐸老師及母親。(徐新權攝)

曾是邊緣少年的更生人李鐸老師與台中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結合,栽培出多位馨生人(犯罪被害人)及家屬在繪畫創作上找到自我。李老師接受中央廣播電臺「老師、老師,為什麼?」專訪,首度談到如何走過街頭行搶少年的叛逆歲月,到如今成為藝術治療老師的生命歷程;在日光畫室裡,我們看到更生人與馨生人的生命交錯,他們透過畫作,平撫彼此曾受傷的心。

李鐸老師說:『(原音)我剛進去監獄裡感覺是絕望,我覺得人生這輩子是沒有用了,我像個垃圾一樣。』

學生子欣說:『(原音)我國二那年,我媽媽出車禍過逝,聯結車的司機沒有把後面的鍊子鎖好,導致車上水泥罐掉下來,後面很多車子被波及,而我媽媽的車是後面的第一台。』

一個是社會中曾經的邊緣少年,一個是受人關注的被害者家屬,兩個完全没有交集的人,卻在同一個畫室裡相遇。

◎不一樣!一間不是只拿筆的畫室

寒流來襲,難得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入,畫室立即溫暖了起來。上午九點,學畫的孩子陸續報到,但在拿起畫筆前,李鐸老師先教大家為人處事的道理。

李鐸老師說:『(原音)減少人生中錯誤判斷,得怎麼做?身邊要有良師益友,假如你身邊都是壞朋友或酒肉朋友,那就經常會做錯判斷。』

學生立偉說:『(原音)第一次來畫室時,被老師的畫感動,因為老師畫得很厲害,我沒有看過這樣美的作品。』

學生侑詰說:『(原音)那時候看到李老師是騎打檔車,超帥的。』

◎叛逆逃家結夥搶劫入獄十年

很帥、很厲害是學生們對李老師的印象,但是,廿多年前的他卻是個翹家邊緣少年。

李老師說:『(原音)(問:你有沒有國中畢業紀念冊?)那時候沒有畢業,我是在少年輔育院畢業的,當時在叛逆期。我從小很聰明,覺得讀書很簡單,國中之後開始就没有什麼人生方向,貪玩!這個很可怕,你一開始偏一點點,接下來就是偏離很多,慢慢父親比較視惡如仇,我們之間就有摩擦,那我就會反抗,到後來不想住家裡,到後來遇到更多貪玩的朋友,物以類聚,缺錢就去搶,一群人做壞事不認為是壞,因為我跟人家一樣而已,這是我們一起做的,慢慢觀念就偏差越來越多。』

一群15歲誤入歧途的少年,在街上公然行搶,當時還是未成年犯,年少不懂事,出獄後仍未悔改,再度犯下持假槍劫財案,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廿歲到三十歲人生最精華的階段在獄中渡過,李老師在接受央廣訪問時,首次談到當年這段往事。

李老師說:『(原音)朋友很容易影響,除非你出獄後洗新革面,所有的人都不來往,但當時覺得,沒有人懂自己,誰懂呢?只有那些朋友。出獄後就是再犯類似案件,有拿武器,拿假的槍去搶,搞一搞很快又被抓到入監,很快啊!一個月。警察到我家抓我時,我在父母面前,當下就跪下來說對不起,我那時候已經清醒,可是來不及了,我那時候19歲,那時候想這次不得了,應該會被判十年以上。』

◎靜心學畫3650個獄中歲月

學生子欣說:『(原音)老師曾經跟我們說過,年少輕狂的時候有犯過一些錯,他很後悔,我覺得每個人都有過去,都有犯錯的時候,但重點是你現在和未來如何做,我覺得過去的他不代表現在,他現在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學生梓榆說:『(原音)我只知道老師以前很叛逆,他明明以前很壞,現在卻變成教我們的老師,就會覺得很強,很想跟隨他學東西。(問:你認為是什麼改變了他?)我覺得應該是老師的老師吧!教他一些事情,老師的老師應該也是學畫的。』

當人生中有十年得待在高牆鐵窗內,這3650個日子,你會選擇如何過呢?李老師入獄後,反而靜下心學畫,服刑十年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時期,也是嶄新人生的出發點。

李老師說:『(原音)我學畫時在台中監獄,那時候有老師,老師姓黃,他在台灣很有名,後來我每年都要去拜年送物給老師,我很感謝我的老師。去監獄是不得以,但我有感謝那段日子的感覺,因為我心無旁,雖然是人生最苦的時候,但不錯!它不一定是負面的,苦的另一面是激勵你,我在裡面可以從眼睛張開一直畫到晚上十二點,每一天,只有除夕和新年休息,其他没有間斷過。』

◎畫作裡母親看到兒子的轉變

李老師在日光畫室裡,擺放一幅母親的畫像,完全呈現他在獄中思念母親的情感。李老師說:『(原音)我在監獄裡就是很想要努力,因為知道自己十年不能出去,所以在裡面一定要有目標。這幅畫是我在監獄裡畫的,我那時候就是很想念媽媽,很奇怪,在那個狀態下就在想有媽媽多好啊!現在每個人都有媽媽,你就不會這樣認為,那時好奇妙,我想,為什麼當初沒有珍惜媽媽呢?我當時想,我一定要讓我的家人認為,有這個兒子真好,所以我會很拼命。』

李媽媽說:『(原音)(問:李媽媽第一次看到這幅畫是哪時候?)第一眼是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在那邊展覽,很多親戚一起去看都說好像!我心想,他這樣畫,將來一定有出路的。(問:李老師國中時期,教到不好的朋友,出門都不回家,李媽媽當時的心情?)很難過,業力很強,已經沒有辦法走回頭路了。』

李老師說:『(原音)那時候没有感覺,我在混亂狀態,沒有清醒,若是清醒就聽得懂。』

◎真心發願幫助犯罪被害者

現在,李媽媽成為李老師畫室有力的後盾,李老師在前頭教畫,李媽媽在後頭廚房,張羅學畫孩子們的點心。

李老師說:『(原音)其實,我在監獄裡,進去後我清醒了,我在想究竟我為何會在這裡?我們壞也没有很壞啊!我一直在找原點,原來是開始有個地方偏差了。所以我在獄中就發願,要幫助有心想學畫的人,奇怪你發這個願,就會很多人會來找你,那時有更生單位來找我教被害人,我說好哇!一起開始經費很少,當然我們不是為了這個,沒關係!自己也願意投入很多,後來這部份資源也就比較多。可是,我對更生就有一點恐懼,我比較不喜歡被稱更生人這個名字,以前啦!但現在沒關係,現在我比較不會思考自己。』

李老師獄中的發願,出獄後一一實踐,他用愛心和耐心教導想學畫的弱勢孩童,日光畫室裡其中有一部份,就是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關注的被害者或被害者家屬。

李老師說:『(原音)其實,我非常讚嘆楊晉的色彩選擇(楊晉說:多謝)。』

楊晉媽媽說:『(原音)今天很冷,我想不要讓他那裡早起床,但我問楊晉,你想上學嗎?他回我不要!然後他問我今天禮拜幾?我說今天週六,他說,有畫畫課!就馬上爬起床了(問:他是什麼原因受傷?)他是被喝酒醉的人撞到,他來這裡我看到他很專心,腦袋有在思考,因為是腦傷,連醫生都沒有辦法,所以我們只要他快樂。你看他坐在那邊畫畫,我們不用照顧他(問:媽媽也是一種喘息?)我來這裡也是一種治療(楊晉說:多謝)。』

李老師說:『(原音)楊媽媽來就把孩子教給我,這時間妳就放假(楊晉說:多謝)。』

◎更生人v.s.馨生人發掘「人生味」

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台中分會前執行秘書呂莉玲說:『(原音)日光畫室讓我看了好感動,因為這些小孩我們從小看到大,我就發現,因為我們用心把他們帶過來,他整個人生轉變了,所以我覺得這些孩子的未來不用擔心,因為我們在做犯保會遇到家裡發生這些事的人,他長大後可能會對社會充滿憤怒,或者會去變成一個加害人,可是他們來這裡,也因為犯保長期關懷他,讓他有不一樣的人生,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價值的事。』

曾經是街頭行搶的小混混,到獄中接觸藝術課程,出獄後從繪畫幫助別人,李鐸老師明白自己是被藝術救回來的,如今,他也用藝術來治療曾經受創孩子。

學生子欣說:『(原音)我從小就和媽媽感情很好,尤其她出事前一天晚上才和她吃完飯,然後我也知道她很辛苦、很努力,那時候我整整將近一年時間都很難過,走不出來也很負面,甚至有時候午休趴著趴著就哭起來。但現在,我覺得雖然我失去媽媽,但是我反而獲得來自不同地方的關心和愛,其實我還是很幸福。』

學生立偉說:『(原音) 老師都會到學生家訪視,很用心!像我畫圖,老師就會幫我接一些燈,因為家裡環境不是很好,燈很昏暗,老師會幫我想辦法,自己DIY燈座,改善照明。』

李老師說:『(原音)我以前這樣子,不能讓這些孩子也這樣子,你知道嗎?』

這天,外頭氣溫只有10度上下,但日光畫室裡,卻有著無比溫暖的「人生味」。

學生子欣說:『(原音)這是人蔘雞湯。(問:什麼味道?)有人蔘的味道。』

李老師說:『(原音)美好的人生,哈!』

位於台中烏日的日光畫室,歡迎對繪畫有興趣的犯罪被害人共譜美好人生。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