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歪風 趕不走的鹹豬手

  • 時間:2018-03-09 17:3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劉玉秋
醫勞小組公布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報告
醫勞小組公布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報告(劉玉秋攝)

職場性騷擾問題嚴重,就連高社經地位的醫師也有職場性騷擾的問題,有高達8成的女醫師與6成多的男醫師都曾遭受職場性騷擾,尤其外科及實習醫生遭到騷擾的比例最高。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呼籲政府落實醫師工時的規範,並強化性騷擾申訴機制,建立良好性別友善環境。

◎醫院鹹豬手 白色巨塔的秘密

一群醫師高喊口號,道出白色巨塔裡不為人知的秘密。醫師社經地位高、收入也高,但職場上卻也充斥性騷擾的問題。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從去年5月起,耗時將近1年的時間,完成將近600位醫師的量化問卷,發現有高達80%的女醫師與63%的男醫師曾遭受職場性騷擾。醫勞小組執行委員魏若庭表示,探究調查後發現,除了常見來自病患或家屬的性騷擾外,有55%的醫師親身經歷或目擊同事遭到上級或雇主騷擾,顯見特定的職級、特定的科別容易遭到上級主管的鹹豬手攻擊,其中就以外科獨有的刀房文化最可能成為上級或雇主性騷擾下屬的溫床。她說:『(原音)譬如說在外科刀房常常會有很多黃色笑話,或者針對裡面的醫療工作人員,或是上司或直屬會對共事的女同事或女下屬開一些黃色笑話,或是不當的肢體接觸。在不分科的女醫師,有些跟我們在臨床教育是師徒制中,可能就有性騷擾發生的風險,這樣帶有階級上下師徒關係,可能會讓性騷擾變成眾人皆知,但是無人敢講、無人敢舉報的白色巨塔內的公開秘密。』

◎特定職級、特定科別易遭上級騷擾

目前是住院醫師的台北市醫師工會理事郭伃婷也曾親眼看見同事遭到職場性騷擾的情況,她直言這樣的職場文化令人心寒。她說:『(原音)教學的過程男醫師直接伸手觸碰女醫學生不管是大腿、臀部或是手臂等等情況都有看過,或是更嚴重的假借教學技術之名直接從背後熊抱住女醫學生,這也曾發生過。更令人心寒的是,有些單位會刻意的投其所好,刻意的安排女醫學生到這個團隊裡面,這些變相鼓勵都令人滿難過的。』

◎醫師長工時 助長性騷擾歪風

面對醫師遭到性騷擾的問題,魏若庭說,衛福部在去年已公告住院醫師每週工時不得超過80個小時,但目前超時工作者仍不在少數,且在顯著遭遇較多性騷擾的女醫師中,每週工時超過80小者,遭到性騷擾的頻率相較於符合工時標準者要高。更令人驚訝的是,有60%曾遭到性騷擾的醫師表示自己沒有時間或心力去申訴。因此,魏若庭認為,長工時不僅對勞工身心健康有負面影響,也可能讓職場性別環境寸步難行,政府必須正視工時過程與性騷擾事件間的緊密關聯,不能讓長工時助長性騷擾的歪風。

◎增線上通報 杜絕職場性騷擾

雖然根據法律,各醫院都應設置性騷擾申訴機制以協助當事人,但研究竟然發現,遭受騷擾者僅有3%的人使用過申訴管道,除了沒有時間或心力處理占最大宗外,擔憂申訴機制不保密而被秋後算帳者也不在少數。因此,醫勞小組執行委員李宜軒建議,醫療機構應該加強性騷擾申訴窗口的透明性,考慮以「線上通報」等模式降低通報門檻,也要仿照國外經驗提供「匿名申訴機制」、性平會也應設置「外部專家委員」,減低受害者遭到報復的擔憂。她說:『(原音)有很多匿名申訴都指向相同地方或特定對象的話,我們就可以進一步啟動調查。但如果還沒到這個情況的時候,她們可以利用這個匿名申訴系統先去通報,主管機關就可以知道哪些地方是有問題他們應該把資源投入在哪些地方,能夠更有效去分配資源的使用,投入的資源也可以透過匿名申訴機制的數量有無降低去檢討這個策略是不是真的有效。』

2014年聯合國婦女權能署推動「He For She」運動,也就是男性支持女性,這已成為全球性的運動。台灣社會上目前仍充斥對女性的歧視、暴力及偏見,職場性別友善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除了明文規定遏止性騷擾外,更重要的莫過於相互尊重,落實兩性平權已不能再等。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