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翊綱「相聲瓦舍」 一說30年

  • 時間:2018-03-31 17:2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昭倫人物專題 馮翊綱「相聲瓦舍」,一說30年
馮翊綱「相聲瓦舍」,一說30年(台北國際書展提供)

相聲在台灣看似非主流,但由馮翊綱和宋少卿等人創辦的「相聲瓦舍」,每年全台演出,3萬多張票總是一票難求,今年更將邁入30週年。馮翊綱說,相聲是一門藝術化的舞台語言,有獨特性,加上他們每次演出劇本年都不同,年年創新,是相聲瓦舍能走到30年,依舊受到年輕觀眾喜愛的原因。

◎校園說相聲 意外變專業團體

馮翊綱說,會成立「相聲瓦舍」完全是意外,原本只是他在念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大四時,和當時念大一的學弟宋少卿,因為愛說相聲,決定利用中午時候,以「相聲瓦舍」為名義,說給同學們聽,沒想到很受歡迎,後來就被邀請到校外演出,一樣轟動,甚至還有唱片公司找他們發行相聲專輯。

當兵時候,長官因為知道他會說相聲,就把他編入了藝工隊,有一回得了國軍文藝金像獎,在頒獎典禮上表演,正好當時電視台製作人王偉忠也在台下看,就這樣把他找進「連環炮」,演藝之路就是這樣勾連起來的。

因為愛說相聲,說得又是非傳統相聲,既傳統又有新意,當時「新舞台」剛完工,館長辜懷群特別找他們做串連節目的開場節目演出,因為要對接專業場館的行政作業,「相聲瓦舍」因此正式登記為專業表演團體,且每次有新作品一定在新舞台首演,一演就是16年。馮翊綱:『(原音)辜懷群給我打個電話說,新舞臺完工了,她希望新舞臺的開幕能夠又有傳統劇場的調性,又有年輕人的觀點,又要把話說好,她那請我跟少卿為新舞台開幕做一串演出,開幕節目串起來的那個工作,於是我們做了這件事情,然後接下來就是新舞臺要辦藝術季啊,各種有文建會支持的項目,凡是有這樣的東西,辜懷群一定要我做,新舞台就是培養相聲瓦舍成為一個固定組織的重要關鍵,前後16年。』

馮翊綱說,沒有「新舞台」,「相聲瓦舍」不可能越站越穩,因此「新舞台」拆了之後,馮翊綱總笑說,拆「新舞台」的人就是馮翊綱的敵人,勢不兩立。

◎相聲是一門藝術化舞台語言

馮翊綱說,在學生時代,看到其他學長姐都有自己一套表演方式,他開始思考自己的特色是什麼?後來就想到,自己愛說相聲,不如創造不一樣的相聲風格,正好又碰上宋少卿,一拍即合,就這麼走上相聲之路。

因為在眷村長大,加上爸媽都是外省人,媽媽還是廣播節目主持人,這樣的家族遺傳,讓馮翊剛說起相聲比別人有那麼點天分,他珍惜這樣的天份,因此可以展現長才。

不過,馮翊綱說,剛開始,他說話咬文嚼字與帶點北京腔的口音,曾多次屢次被人要求要改正,甚至警告他,如果繼續堅持會限制表演的戲路,馮翊綱不以為然,但年輕時候他不知如何反駁,後來他想通了,相聲其實是創作出來的一種精緻化的舞台語言,正是他說相聲的一大特色。馮翊綱:『(原音)什麼時候,什麼時代,什麼民族,哪一位戲劇大師說有過這樣的話,說舞台上的語言要跟日常生活一樣?劇場史上什麼地方講過這樣的話?沒有這件事!舞台語言是虛構的,舞台語言是藝術化的,舞台語言是創造出來的,所以相聲瓦舍或以馮翊綱維特色的舞台語言,應該達到了藝術化的或舞台語言的基本需求,所以我覺得我在我的舞台上執行了有趣的舞台語言。』

◎不靠補助、劇本年年創新

馮翊綱說,很多人不知道,自文建會末期開始一直到文化部成立後,「相聲瓦舍」就已經不再申請任何的政府補助了,這也讓他們面對任何人都可以挺直腰桿兒,很自在。

不靠補助,就得靠票房收入支撐劇團運作,要吸引觀眾,唯一的方法,就是「相聲瓦舍」劇本得年年創新,這些劇本故事大綱大多來自馮翊綱之手,去年開始,他更以「影劇六村」這個虛構的村子,累積許多短篇故事集結成書,作為相聲瓦舍故事庫。

像是今年,「相聲瓦舍」年度巡演作品「快了快了」,劇本靈感很多就是取自「影劇六村有鬼」和「影劇六村活見鬼」兩本書,也是他過去成長的眷村的人事物,馮翊綱說,眷村沒了,乾脆把它寫回來。馮翊綱:『(原音)我生於左營啊,長於左營啊,左營有一個舊城,左營有一個大家混在一起生活的氣氛,有軍事基地、有廟宇,有閩南文化,又有四九年移民各省這些風情,而且非常重要,非非非常重要的事情發生了,我家被拆了,我的家庭,我生長的環境的這些描述,就變成要任由我來勾勒,它再也沒有賴以描述(實體),因為我家被拆了,所以我一定要把我家寫回來,所以我就用影劇六村這個虛構的眷村名,它是個虛構眷村名,來寫很實在、曾經存在的這批人。』

◎鬼門關走一遭 人生變自在

去年七月,馮翊綱在上海演出「寶島一村」時,因為心肌梗塞緊急送醫,鬼門關走一回,馮翊綱對於人生的態度大有改變,加上媽媽和老婆的一番話,讓他人生徹底改變,不只粗茶淡飯,對什麼事情都放寬心,也不生氣了。馮翊綱說:

『(原音)喔,原來,我這個年紀也就會沒有掉了耶,我媽80歲了,我媽居然很冷靜跟我講,「弄清楚啊,黃泉路上無老少啊!」我老婆就接著講,對!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

因為體認到生命無常,馮翊綱對於「相聲瓦舍」的未來也開始有所規劃,在劇本創作上,他決定免費開放給一般人使用,只要事先告知他一聲就行;此外,比起考慮未來誰會接手「相聲瓦舍」,他更在乎劇團裡的年輕行政人員是否具備更多專業,可以服務更多表演藝術人才。

馮翊綱說,這場大病讓他對於金錢、名聲更不在乎,唯有珍惜當下,把眼前的事做好,更有意義!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