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與俄國互逐外交人員 另一場冷戰成形?

  • 時間:2018-04-03 16:23
  • 新聞引據:BBC;紐時;華郵、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
遭美驅逐俄外交官 首批返抵莫斯科
搭載俄羅斯駐美國外交官員的第一架飛機,已經在今天(1日)抵達莫斯科的伏努科夫機場(Vnukovo)。(AFP)

前俄羅斯雙面間諜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及其女兒尤莉亞(Yulia Skripal),3月初在英國遭到神經毒劑謀害,英國調查後指控俄國為幕後主使者,因此引爆西方國家與俄國自冷戰以來,最大規模的互相驅逐外交人員行動,這場外交大戰也引發國際社會對新一輪冷戰將爆發的擔憂。

◎互逐外交官 冷戰模式

前俄國雙面間諜斯克里帕爾與女兒尤莉亞,3月4日在英格蘭索爾茲伯里市(Salisbury)遭人以神經毒劑毒害,引發英國、美國等25個西方國家驅逐約150名俄國外交人員。俄國否認涉案,並驅逐相同數量的各國外交人員。從表面來看,俄國與美國及其盟友之間,報復式的相互驅逐外交人員,似乎依循著冷戰時期模式。

冷戰指的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到1991年蘇聯解體,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與以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之間,長達半個世紀的政治對抗。

在冷戰時期,莫斯科當局對西方國家的懲罰措施會立即進行報復行動,並否認西方國家的任何指控,同時宣稱蘇聯才是西方國家陰謀攻擊的受害者,接著再做出對等的回應措施。

例如美國因為蘇聯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聯合盟國杯葛1980年的莫斯科奧運,4年之後,蘇聯也率領東歐附庸國家杯葛洛杉磯奧運。

此外,在1986年美國和蘇聯在冷戰對峙的高峰,當時的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驅逐55名蘇聯外交官,其中5人被控涉嫌從事間諜活動;蘇聯則同樣驅逐5名美國外交官回敬,並下令在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及駐列寧格勒(leningrad)領事館工作的260名蘇聯員工待在家裡,迫使美國外交人員自己洗車及開車,以及在大使館內烹煮食物。

◎聯合國秘書長:美俄新衝突缺乏溝通機制

這次西方與俄國相互驅逐外交人員,規模之大,在冷戰時代也屬罕見。面對這樣的情勢,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3月29日發出警告,認為以目前美國和俄國之間的緊張程度來看,事態有朝冷戰方向惡化的跡象。

古特瑞斯並對美俄間缺乏像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之間存在的一種有效調停機制,感到憂心。他因此呼籲美俄重建溝通管道,避免緊張局勢升級。

針對這波外交報復戰,紐約時報(NYT)社論表示,俄國與西方現在的關係猶如「似曾相似」(Déjà vu)的場景再度上演,但卻更具潛在危險性。

紐時社論指出,冷戰時期,莫斯科與華府都清楚認知到,雙方在意識形態上的針鋒相對,但也了解有必要遏止核武進一步發展,因此透過非正式外交管道與兩國元首的「熱線」,避免意料之外的衝突發生,同時也致力裁減軍備,並於各個層面展開會談,甚至是舉行元首峰會。但如今卻缺乏一種溝通機制。

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2日就指出,冷戰時期,各方的溝通至少還有一些規則可循,但現在卻毫無章法可言。拉夫羅夫說,這波互逐外交官員的風波會升高到什麼程度,並非俄國能夠決定。

◎新冷戰是否成形?尚難預料

儘管古特瑞斯對爆發所謂的新冷戰表示擔憂,但是利物浦約翰摩爾斯大學美國史(US history at Liverpool John Moores University)高級講師克雷格(Malcolm Craig)認為,蘇聯和俄羅斯之間存在著基本上的差異,因此他認為目前的緊張局勢並不那麼令人擔憂。

克雷格說:「俄羅斯不是蘇聯,其國際地位已大大不同。」他並且說,「俄國比蘇聯更加緊密地融入全球經濟體系,因此更容易受到經濟壓力的影響」。

俄國因為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與支持烏克蘭東部分離主義份子,遭到西方國家制裁,經濟已受到不小的打擊。

然而,俄羅斯在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的強勢帶領下,企圖恢復蘇聯時期的榮景,與西方分庭抗禮。在蒲亭主政下,西方國家與俄羅斯恐怕很難在一時之間握手言歡,至於情勢是否將惡化成新一輪冷戰,或是雙方願意重建溝通管道,平息紛爭,目前發展還難以預料。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