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男美女現身說法 揭開飛航管制員神秘面紗

  • 時間:2018-04-09 17: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俊男美女現身說法 揭開飛航管制員神秘面紗
桃園機場塔台管制員許岳珩(左)、陳妍君現身說法,揭開管制員神秘面紗。(吳琍君攝)

為了吸引更多優秀新血投入,交通部民用航空局日前率領2位俊男美女現身說法,宣告將於今年招考18名飛航管制員。由於飛航管制員的工作十分特別,還可輕鬆挑戰新台幣百萬年薪,加上露臉的這2位管制員外型及學、經歷都十分搶眼,因此成功吸引大家的關注。今天(9日)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來為大家揭開飛航管制員的神秘面紗。

◎守護飛安 百萬年薪不是夢

根據民航局統計,從台灣飛往亞太各大城的飛機,到去年底,每周已超過1,800架次;全年旅客數近6,600萬人次,其中飛行國際與兩岸航線的旅次高達5,600多萬,而且僅桃園國際機場就佔了4,487萬人次。

如此龐大的交通量,依靠的就是民航局派駐在全台各機場塔台、近場台與區管中心的300多名管制員,「暗中」指揮著來自世界各國的飛機如何上天下地,才能讓這張密佈交織的航空網不會失序。

飛航服務總台副總台長蔡宗穎表示,由於飛航管制員肩負空中交通安全重任,因此薪資待遇也優於一般公務員,只要通過民航特考,受訓期間月薪就高達新台幣4萬 5千元,相當一般高考及格的公務員薪資;完成非雷達訓練、開始上線值勤後,月薪再往上跳到6萬6千元;之後再進階通過雷達訓練,月薪更高達7萬元;加上年終及考績獎金,百萬年薪不是夢。

不過民航特考並非每年舉行,招考人數也有限。以前年為例,300多個考生報名,錄取15個;去年也只錄取10個。因此,日前民航局宣布,將於今年招考18名飛航管制員,並於5月29日到6月7日受理報名,9月8日到10日舉行考試後,立刻引起外界矚目。

◎不限科系 競爭有限

雖然招考不限科系,但要成為年薪百萬的航管員,並非一蹴可幾,尤其考試科目包括國文、英文、英語會話、法學知識、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及飛行原理,相當不容易。

國立成功大學數學系畢業的許岳珩,就是在大四時沒考上,畢業後當完兵,捲土重來,終於在前年順利考取,今年3月剛完訓,成為民航局現任最年輕的航管員。

至於像陳妍君這樣,一路從英國劍橋大學社會所念到博士班,最後卻在3年前,發現自己是飛機迷,因此破釜沉舟,中斷學業,才補習半年就考上管制員的例子並不多。

陳妍君表示,由於知道民航特考的人不多,知道又願意報考的人更少,加上之後實際到考及最後完考的考生還會再遞減,因此,雖然最後可能只錄取10幾人,但相對其他國家考試,錄取率也較高。她說:『(原音)那這考試有第一階段的筆試,還有英文單獨面試;之後呢你還要經過體檢的測驗,還有心理測驗、手腳協調的測驗,這個階段還會再刪掉人;那第三階段是團體英語面試,可能有4個考生同時進去一個考試間,然後一個小時用英語溝通的方式來進行最後的團體面試。所以要通過這一系列考試之後,再經過11個月的受訓,而且還不一定會完訓的狀況,所以願意來投考的人可能相對就沒有這麼高。』

◎工作挑戰高 完訓比率低

蔡宗穎指出,管制員和一般公務員需要具備的特質不大相同,不僅要多工、口條佳、反應快、還要能當機立斷,而這些特質不見得是書讀得好或會考試就能應付。因此考取管制員後,還有11個月受訓期,其中前5個月是教室課程,之後就要到塔台進行在職訓練。期間就會發現,有些人是考試高手,但受訓時的表現卻不如預期,因此平均完訓的比例只有7成。他說:『(原音)所以我們跟一般國家考試,就是沒有完訓的是比較多的。前面3梯完訓比例大概7成,那這中間有一些是他沒有合格的,有一些是他自己覺得他的特質不適合這個領域,就自己離開的。』

受訓期間一度不適應的陳妍君也表示,她在唸研究所時需要的是專心一致,但飛航管制員卻非常需要一心多用,不僅要同時做很多事情,還要同時聽見很多不同的聲音。她說:『(原音)我們在機場裡面管飛機的時候,其實不只是飛機的機師會跟我們說話,也有很多地面的車輛會同時呼叫我們,所以你左耳可能在聽機師跟你說話,右耳在聽車輛呼叫你,這兩個波道的人是互相不知道對方在叫你的;那你旁邊席位的人也要跟你協調事情,因為飛機脫離跑道之後,就要立刻換給地面管制席的人員,所以你要不斷地跟不同的人做協調;那如果我們的協調員或是我們塔台的督導,臨時接到有任何的緊急狀況,你也要必須能夠聽到有緊急狀況,然後可以反應在你的工作上面。』

許岳珩也指出,他到桃園機場塔台實習半年來,每天遇到的狀況及挑戰都不同,隨時都要應變,而且無法套招。尤其平常從塔台目視跑道大約是2公里,但有霧時,能見度只剩300到500公尺,完全無法看到地面,因此必須十分小心。許岳珩說:『(原音)就是平常能見度好的時候,你就可以看到外面,提供他們說,欸,現在有架中華在你右邊;但是低能見度的時候,你看外面是連飛機都看不到,但是他們彼此可能也看不到彼此,所以這時候我們就要仰賴我們的場面雷達,就做任何事情都會比較保守。』

◎揭開航管面紗 甘苦交織

不過許岳珩認為,塔台管制員彼此都會相互協調、完成任務,那種大家團結一心的感覺很棒;陳妍君也表示,自從投入塔台工作後,就覺得這是她想做30年的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管制員需要輪班,以桃園塔台為例,日班從上午7、8時到傍晚6時半,當班10到11個小時;夜班從傍晚6時到隔天上午8時,當班12到14小時;日班7人、夜班6人,輪值4個席位,每1小時休半小時;用餐時依然在管制區待命,也是輪流用餐。

此外,管制員會看到機師在滑行道讓行小動物的溫馨畫面,也會發現有些航機不配合航管指示,造成航機間法定隔離不足的驚險情況。設備較不完善的離島機場塔台,只有單一席位,而且只能用目視。最大的夢魘則是親眼目睹空難發生,即使不是航管責任,但心理壓力還是相當大。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