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推盟為兒童請命 籲中央設兒少專責單位

  • 時間:2018-04-16 17:1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劉玉秋
立委籲成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
民進黨立委李麗芬(左起)、王育敏、邱泰源、陳宜民3日在立法院舉辦「疼惜台灣囝仔—還我中央兒少專責單位」記者會,呼籲政府應成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加碼兒少預算,整合兒少業務,善待台灣未來小小主人翁。
(圖:中央社)

台灣生育率低迷,但虐童、兒少事故傷害事件仍頻傳,台灣兒童生存權堪憂。多個社福團體成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推動聯盟」,呼籲政府應借鏡日本、美國的經驗,儘速成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並加碼兒少預算,避免兒少服務體系一再斷裂,提升兒少業務質量,才能還給台灣孩子應有的公道。

◎政府組改後 兒少業務分散欠整合

台灣去年出生人數跌破20萬人,但近來虐童、兒少事故傷害事件卻頻傳,台灣兒童死亡率居高不下,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相較,排名始終落在後段班,高於日本、新加坡等。多達13個社福團體質疑台灣兒童生存權與人身安全已亮起紅燈,因此成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推動聯盟」,呼籲政府成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

兒推盟指出,中央政府進行組改前,原本是由內政部兒童局掌管全國兒少福利與權利業務,但在2013年7月衛福部成立後,兒童局遭到裁撤,兒少業務被大卸三塊,改由衛福部轄下的保護服務司、社會及家庭署「兒少福利組」及「家庭支持組」主責,兒少業務變的零散分立、各自為政,對比「長照2.0」經費倍增,兒少資源有被邊緣化的趨勢。

◎重視高齡化 更要重視少子化

兒少經費真的太少了!兒福聯盟副執行長白麗芳表示,台灣用在兒少福利、保護、健康、教育、發展等項目的政府預算,只占中央政府總預算的3.87%,遠不如日本的8.83%、美國的7.83%,政府過於吝於投資兒少。她說:『(原音)少子化真的不是只有托育政策而已,整個政策規劃或是一般兒童的照顧,不管是保健或是我們社福團體最關心的弱勢的孩子,我們是不是同等的重視高齡化也要重視我們的少子化,給我們孩子未來。』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台灣兒虐通報案件4年來暴增73.4%,遭性剝削的兒少人數也連續4年增加,國內兒少安置資源不足問題存在已久,亟需政府提出對策。家扶基金會社工處處長周大堯則以一個兒保個案為例指出,從通報接案開始到驗傷醫療,甚至到最後結案、轉銜或自立追蹤輔導等,光在衛福部內就橫跨了保護司、社家署、社工司等,看似分工卻又無人主責,兒少權益很可能因此被犧牲。他說:『(原音)其實這些孩子當中很多都是弱勢,在這個部分其實需要一些協助的時候,就是社工司,像目前衛福部推展的兒少發展帳戶就是社工司在處理的。另外很多孩子是屬於心理創痛,或者是需要醫療照顧的就是心口司要去協助,看似每個部分都有人參與,但其實到底誰在主責,遇到很多議題的時候,分工的明確上跟議題主導上,事實上遇到非常多瓶頸跟狀況。所以我們呼籲要成利中央專責單位,要有單獨的人員配置跟到位的服務預算。』

善牧基金會新北市區主任侯文琪也從服務經驗中發現,政府組改後,衛福部的業務多以兒少問題進行分類,缺少全人且提早預防的策略,如此一來,對於離開校園、在外遊蕩的兒少也少了相關配套,她期盼要有主責單位,否則對於吸毒、同時又是感化的孩子的各種服務將是衛福部的一大考驗。她說:『(原音)另外要留意的是,其實在社區裡其實離開校園還沒進入高風險,在外遊蕩的孩子,也會發現以往在兒童局的時候會有預防端去規劃方案,但兒童局改制後卻沒有做太多針對兒少全人方案的規劃,所以我們也呼籲可以成立兒少的專責單位回應這樣的需求。』

◎兒推盟籲借鏡日本、美國 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

相較於衛福部目前兒少業務分立、多頭馬車,兒推盟呼籲政府應借鏡日本經驗,在政府組織改造後,仍在厚生勞動省下設置「兒童及家庭局」,還成立「少子化整合對策室」及「促進兒虐防治室」,防止出生率下降、托育政策;也可參照美國做法,美國聯邦政府在衛生及人群服務下設有「兒童及家庭署」,該署在下設「兒童局」及「家庭及少年服務局」,凸顯對兒保議題的高度重視。

對於民間團體的呼籲,社家署代理組長林資芮說,5年前討論組織改造時,討論很多面向,最後是以需求做專業的分工,家庭支持放在社家署、保護性業務則放在保護司,而為了整合這些資源,行政院也有成立「兒少小組」整合各部會資源,逐年調高預算,未來也會持續爭取讓預算增加。

國民黨立委王育敏則說,衛福部現在有組改的契機,就應該趁此研議成立兒少專責單位。為此,她將提案修正「衛生福利部組織法」及「衛生福利部及社會家庭署組織法」,整合兒少業務,不再因為分工而漏接。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