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 廢舊立新困難重重

  • 時間:2018-05-15 12:14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路透社
  • 撰稿編輯:
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 恢復制裁伊朗
美國總統川普8日下午在白宮宣布,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並簽署備忘錄,宣告美國對伊朗重啟經濟制裁。 (AFP)

美國總統川普在5月8日宣布,退出2015年西方國家和伊朗達成的劃時代限制核子計畫協議,將恢復對伊朗以及伊朗貿易夥伴的制裁,藉此施壓,逼迫伊朗重返談判桌,就核子、飛彈以及其它區域問題達成更大範圍的新協議。美國背棄合約,造成市場混亂、不確定以及衝突風險升高,要達成新協議的希望渺茫。

◎歷經21個月談判 伊朗核協議得來不易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5個常任理事國(英國、中國、法國、俄羅斯、美國)以及德國,與伊朗歷經了21個月的談判,終於在2015年7月14日正式簽署名稱為「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JCPOA)的核子協議。

這項協議的主要目的是預防伊朗研發核子武器。伊朗在2030年之前,自主限制濃縮鈾的提煉濃度,大幅減少低濃度濃縮鈾的庫存與離心機的數量,並全面開放核子基地供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定期檢查。藉以交換國際解除對伊朗的經貿制裁,包括解凍其海外逾千億美元的資產,並鬆綁歐洲石油禁運以及銀行所受的各種金融限制。

聯合國核武監督機構和歐洲盟國表示,自協議在2016年1月生效以來,伊朗一直遵守協議。

◎大西洋兩岸爭議 中東情勢升高

對歐洲領袖來說,川普決定退出核協議像是一個難以下嚥的苦藥。近兩年來,歐洲各大財團在政府的鼓勵下,搶攻伊朗商機,包括伊朗石油、化學產品、汽車與各種製造業,都有歐洲企業的投資。對這些企業來說,川普退出核協議,就像惡夢降臨一般。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上個月的華府行,挽救伊朗核協議是他首要任務。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4月底也走訪美國。她與馬克宏、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直到最後一刻仍未放棄努力,但終究無法改變川普。

在川普決定退出後,英法德3國領袖已發表聲明,對川普的決定表示遺憾,並強調將繼續維持對協議的承諾,包括對伊朗人民和其它與協議相關的經濟利益。這意味著,這3個歐洲國家將繼續投資伊朗,也等於是必須與華盛頓直接衝撞。

◎核協議生變 溫和改革派總統魯哈尼岌岌可危

在溫和改革派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主導下,伊朗和西方國家達成這項核子協議。他當時承諾人民,在凍結核武換取放寬經濟制裁下,伊朗將有美麗的未來,但如今,這些都可能成為泡影。面臨保守、強硬派人士的壓力下,魯哈尼地位岌岌可危。

年底將滿70歲的魯哈尼,以改革派姿態當選總統,有別於前任總統阿瑪丁雅(Mahmoud Ahmadinejad)與西方國家勢同水火,他選擇穩健謹慎的改革開放路線,並改善與西方國家的關係。

魯哈尼宣稱凍結發展核武,可以為伊朗經濟注入活水。但由於美國仍保留對伊朗飛彈計畫與人權的制裁,加上川普當選後,外資抱持觀望心態。伊朗經濟並未見到顯著起色,如今川普退出核協議並將重啟制裁,使情況雪上加霜。

◎美國背棄承諾 重簽協議機會不大

川普「毀約」除了惹怒了苦苦相勸的英法德,也將使美國和伊朗的對峙升高。儘管川普表示,「準備、願意、可以」和伊朗展開新協商,但伊朗已排除簽署新協議的可能性,同時也揚言報復。

整個中東緊張情勢更將因川普的決定而升高。伊朗一旦恢復發展核武,將無可避免的引發鄰國的武器競賽。伊朗從不掩飾它的區域野心,包括介入敘利亞和葉門的內戰等。

至於馬克宏在訪美時,曾拋出「大協議」的構想,包括限制伊朗長短期核子計畫;陷縮伊朗彈道飛彈計畫;約束西方認為伊朗在敘利亞、葉門、伊拉克與黎巴嫩的破壞行動。

但外交界認為,要把伊朗帶回談判桌商談「大協議」是難上加難,特別是在美國背信毀約之後,要讓伊朗重新展開會談,政治上根本站不住腳。

伊朗政府高官之前就曾表示,如果川普退出,實施可能癱瘓伊朗石油販售的制裁,伊朗別無選擇,惟有強烈反應。一位情報官員更暗示,如果遭受壓力,伊朗可能採行更激進的區域政策。

外交界人士指出,川普想要更好、更廣泛的協議,問題是就算真的提出來了,伊朗會接受嗎?答案「恐怕是不會」。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