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對中國有害、教廷也不是來做生意的!總主教:梵、中很難談

  • 時間:2018-06-05 11: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照坤
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洪山川
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台北總教區總主教洪山川 (央廣記者王照坤 攝)

教廷與中國的對話始終牽動台梵外交關係敏感神經,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洪山川昨天(4日)受訪時表示,梵中將於本月繼續展開對話,在雙方立場互相矛盾的情況下,他認為對話存在許多困難,但即使如此,洪山川仍贊成雙方對話要持續進行,因為「交談」是梵蒂岡最厲害的武器,只有對話才有可能取得進展,促使中國大陸出現些許宗教自由。

◎梵中6月對話困難重重

教廷與中國協商主教任命權一事受到台灣高度關注,日前率領主教團前往梵蒂岡述職的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台北總教區總主教洪山川4日受訪表示,當時有詢問教宗梵中對話的進度問題,教宗回答「主教任命權是我的權力,我不會放棄我的任務與角色」。

洪山川指出,梵中在本月將展開新一輪對話,但教宗的堅持與中共不准許外人干涉內政的立場,將導致雙方對話不容易取得進展,洪山川說:『(原音)梵蒂岡可以給的是什麼?梵蒂岡可以給中共的不是做生意,是宗教,宗教對共產黨有害處,那是不是矛盾的?所以從這個地方,我的推論就是,這個談話是很難談、很難交談。』

◎交談是梵蒂岡最厲害的武器

雖然對話雙方存在基本矛盾,但洪山川認為對話仍須進行,因為站在照顧中國天主教徒的立場,對話或許可讓中國出現些許宗教自由,洪山川說:『(原音)我可以理解教宗要的是什麼,是「我能夠任命你們的主教、或跟你們共同來任命我們同意的主教的話,我可從這裡得到一點宗教自由、教會的自由,宗教自由的話,我就可以對待1,200萬的教友,讓他們有點享受宗教信仰的空間」。』

有人擔憂對話或簽署協議只是中共的欺騙伎倆,但洪山川強調,「對話」是好事、是唯一方法、也是最厲害的武器,他說:『(原音)梵蒂岡最厲害的武器就是「交談」,因為他的本質也是交談,比如說你不信教、我信教,我不跟你交談,你就不會認識耶穌基督,所以,交談是我的武器,交談是我的責任、是我的本質,因為傳教就是要交談。』

洪山川強調,即使梵中對話困難重重,但為了照顧中國大陸的教友,梵蒂岡不會放棄對話。

◎梵中建交不可傷害台灣

讓許多人更為擔憂的則是梵中對話並簽署主教任命協議的下一步,可能就會是梵中建交及台梵斷交,洪山川對此表示,他贊成梵中建交,台灣也不應成為梵中建交的阻礙。

洪山川說:『(原音)教宗所做所為、所有梵蒂岡對每一個國家的政策,我們都相信是出於要照顧他的羊群,所以沒有惡意、應該,所以我們也相信他的做法是正確的,可是我們不能阻礙他的做法,所以我才說梵蒂岡有權利跟世界每一個他願意幫忙或建交的國家,建交是為了照顧那個地方的教友,所以梵蒂岡有義務這樣做、也應該這樣做,所以我們贊成他這樣做,可是,就是在兩個建交的過程當中,不要傷害到台灣老百姓的感情。』

如果教廷決定與中國建交,要怎麼做才不會傷害到台灣人民的感情?洪山川回應指出,教宗已承諾「不會放棄我的(台灣)羊群」,雖然中國一定會要求教廷與我斷交,但他相信教宗以及梵蒂岡有這個智慧處理好這個問題。

◎一國論造成教宗無法訪台

台灣主教團這次晉見教宗,除了表達心聲之外,邀請教宗明年訪問台灣參加「聖體大會」一事也受到外界關注。洪山川表示,他當面邀請並告訴教宗,「你用『一國論』很難處理這樣的問題」,希望教宗不要把台灣當成中國的一部分,應可解決來台訪問的難題。

洪山川說:『(原音)我邀請他來,說台灣已經不是中國大陸的一部分,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我沒有說兩國論啊,台灣是一個自主的國家,我們有自己的總統、軍隊、憲法等等,所以台灣如果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那你可以很自由地來台灣啊。』

洪山川還向教宗表示,如果不能專程訪台,訪問亞洲地區時可以考慮過境台灣,機場也能舉行歡迎儀式,如果過境也不方便,還可以在路過時發電報,或者是以視訊方式出現在「聖體大會」;而對於這些建議,洪山川說,教宗聆聽微笑,應該是認為這件事情仍需要進一步商量。

◎積極協助中國大陸教會

另一方面,面對中國限制宗教自由現況,洪山川表示,台灣除了協助訓練中國的宗教人才之外,也不斷將翻譯好的教宗文獻傳遞到中國大陸,洪山川說:『(原音)台灣教會對大陸教會的貢獻也很多,就是所有教宗的文獻、講話、書籍,我們全部都翻譯,這也都是送到大陸在讀一樣,所以台灣的教會對大陸教會也做了我們應該有的貢獻,很像橋梁一樣。』

關於中國的天主教徒遭受迫害的問題,洪山川指出,中華民國主權不及大陸、雙方互不隸屬,所以較無辦法去處理迫害問題;但洪山川表示,祈禱的力量很大,會與教宗一起為中國大陸的教友祈禱,分擔他們受到的苦難。

至於天主教在台灣的發展,洪山川表示,天主教的重任是點燈、做見證,開始去做別人不做的事情,「老天爺不放心的孩子,會放在我們家裡」。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