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國家 守護語言成拉脫維亞希望

  • 時間:2018-06-29 12:23
  • 新聞引據:香港01、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
拉脫維亞新總統維永尼斯
拉脫維亞新總統維永尼斯(Raimonds Vejonis)(afp)

拉脫維亞政府計劃把拉脫維亞語納入俄裔少數族群學校的主要教學語文,此與使長久以來已不和睦的拉脫維亞與俄羅斯關係,更加雪上加霜。由於經濟問題,拉脫維亞人口嚴重流失,至今剩下不到200萬人,被西方媒體形容為「消失中的國家」,因此守護語言和文化,成為最重要的任務。

◎俄裔佔1/4 難以融入社會

拉脫維亞是波羅的海國家,過去曾長期遭蘇聯佔領,直到1991年才脫離蘇聯。拉脫維亞人口約有四分之一是裔俄,俄裔學校只有40%的課程是以拉脫維亞語教學。但今年3月,拉脫維亞國會通過立法,要求從2019年9月起,脫維亞語教學比例必須調高到80%,這意味著俄裔學校等於必須全部用拉脫維亞語教學。

拉脫維亞政府聲稱,這項變革是為了提升高等教育考試的結果,這對取得國立大學教育至為重要,因為這類考試只以拉脫維亞語進行。

拉脫維亞總統維永尼斯(Raimonds Vejonis)說,教育改革法案目的是讓社會更有凝聚力、國家更強大。

◎強迫同化 拉脫維亞對俄舊恨難消

拉脫維亞研擬教育改革法已多年,但從2014年起才獲得動力。當時拉脫維亞監察使詹森斯(Juris Jansons)表示,差別教學有如「種族隔離」。

在拉脫維亞190萬人口中,俄裔佔24%;拉脫維亞裔佔62%,其它則是白俄羅斯、波蘭或烏克蘭裔。

在二次大戰前蘇聯佔領時期,數萬拉脫維亞人被迫流放至西伯利亞,蘇聯把相同數量的人從莫斯科運送到拉脫維亞,藉此改變該國的種族和語言樣貌。

在那段時期,實施「俄羅斯化政策」,設立了獨立的俄羅斯語教育體系,至今仍有94家俄語學校及57家雙語學校存在。

◎俄裔批歧視 蒲亭稱違反人權

拉脫維亞的教育改革法,激怒了俄羅斯官員。駐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特使盧卡申維奇(Alexander Lukashevich)痛批,這是歧視政策,目的是強迫同化俄語人口。

俄羅斯總統蒲亭本月初也在歐洲聯盟提出這個問題。他說:「我希望他們會感到羞恥,因為他們關注歐盟外違反人權的事,但他們自己卻在歐盟內違反人權。」

俄羅斯國會則要求蒲亭政府,對拉脫維亞實施經濟制裁,包括限制貿易和金融活動。

俄羅斯媒體報導,俄羅斯著名律師夏布林斯基(Ilya Shablinsky)計劃到拉脫維亞訪問,了解教育改革法對少數族裔造成的影響。但這激怒了拉脫維亞政府,外交部長林克維奇斯(Edgars Rinkevics)回應,「俄羅斯官員可以在他們國內視察,但此舉在拉脫維亞無法容忍。」夏布林斯基最後被拉脫維亞政府禁止入境6個月。

◎人口流失 保護語言文化成當務之急

在脫離蘇聯統治後,拉脫維亞經歷了民主轉型,並成功由計劃經濟轉型為市場經濟。但因為經濟問題,陷入了人口危機。自2004年加入歐盟開始,拉脫維亞人口減少了近五分之一,其中大部分移居英國、愛爾蘭、德國等更繁榮的歐盟國家。根據聯合國今年1月公布的數據,2000年拉脫維亞的人口約有238萬,到2018年初只剩下195萬,流失了18%人口。至於會說拉脫維亞語的人約120萬,如果這種人口移出的趨勢持續下去,下一代將會生活在一個對拉脫維亞語感到無望的少數民族國家。

俄語地位問題一直是敏感話題。說俄語的人彷彿形成了「種族隔離區」,他們很多都從未學習過拉脫維亞語,抗拒融入,造成嚴重的社會分歧。

2012年2月,拉脫維亞曾舉行「是否設俄語為拉脫維亞第二官方語言」的全民公投,結果反對者佔74.8%,支持者只兩成。這次公投的投票率超過七成,高於歷屆選舉投票。

部份拉脫維亞人表示,他們並非反對說俄語,只是希望維護拉脫維亞語在國家的地位,「拉脫維亞是世上唯一說拉脫維亞語的地方,我們對這種語言感到自豪,它是獨特的。如果俄語成為拉脫維亞的第二官方語言,長遠會影響到拉脫維亞的文化,守護語言十分重要。」

曾撰寫「拉脫維亞人無處不在」一書的新聞工作歐佐爾斯(Otto Ozols)表示,正因拉脫維亞人口嚴重流失,捍衛當地文化,特別是語言,顯得格外重要。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