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盲」四射 視障球員世界盃圓夢

  • 時間:2018-07-26 10:16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閃電盲棒隊
閃電盲人棒球隊 (圖:球隊臉書)

視覺損傷對於許多人而言是恐懼的,但對視障者來說卻創造了另一個可能!一群喜愛棒球的視障者,靠著「聽音辨位」,與明眼人一樣,享受著競技帶來的樂趣。今年,10位「閃電挑戰隊」盲棒球員靠著小額捐款,7月27日啟程前往美國參加世界盃盲人棒球賽,一圓出國比賽的夢想。在世足賽加油吶喊的激情過後,別忘了,7月31日,另一場「世界盃」即將開打。

◎盲棒球員 黑暗中聽聲擊球

盲棒球員胡文秋說:『(原音)(一般明眼人怎麼看你們?)很好奇啊!很多人會說,為什麼看不見可以打到球?還跑那麼快?(常有人這樣問你?)有啊!我們鄉下鄰居常問哪有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盲人可以打棒球!』

的確,當我們用眼睛看,都不一定能打到球時,視障者又如何成功擊球呢?走!去一趟球場就知道。

在台北河濱公園的大草坪上,有一群棒球隊員頂著烈日驕陽,在場上奔馳,沒看錯,他們竟是矇著雙眼打球!因為每一位成員視力狀況都不相同,在盲棒比賽規則中,為求公平,除了投手和捕手外,場上其他選手都得戴著眼罩。

聽見B.B.聲嗎?這是從一顆美金35元特製的盲棒球發出的聲響,因為對盲棒選手而言,跑壘甚至到接球,都得用「聽力」完成,投手給打擊者一個暗號後,隨即投出會發出聲響的球,讓視障打擊者「聽音」揮棒!盲人棒球的比賽規則,跟一般你我熟知的棒球運動不太一樣。

球隊元老級人物王辰光解釋,他說:『(原音)投手、捕手、打擊者是同一隊,守備是對方球隊,球一旦擊出去,看是守備先撿到還是跑壘先上壘,先上壘就得分,但如果對方先撿到就是出局,(這樣跟一般棒球比賽最大不一樣在哪兒?)落差很大,一般的棒球要累積壘包,一壘二壘三壘再跑回本壘才算得分,投手、捕手要投給對方的打擊者打。』

說著說著,就有打者揮出了安打!結果,壘包没有聲音,打者無所適從。

盲棒球隊明眼人志工說:『(原音) 壘包有没有開啊?壘包没有聲音。』

對!這就是球場上的壘包的聲響,打者聽見聲音才知道跑壘方向,而壘包是由明眼人志工手動控制。

盲棒隊員說:『(原音) (往右邊推是一壘、左邊是三壘?)對!以前都是有線,現在改無線了,不然過去很容易踩到線跌倒。』

◎盲棒史上第一人 視障者擔任總教練

7月22日星期天是球隊出國比賽前的最後一次練球。

總教練Rock說:『(原音)(現在換誰?)文秋下,永安去4號。』

Rock是總教練,聽他調度球員專業的口吻,根本聽不出來,他是全盲視障者。

身型瘦高且紮實的Rock,國中就接觸盲人棒球、更是田徑運動好手,有著多次代表台灣出國比賽的經驗,在世界盃報名截止的前五天接下「閃電挑戰隊」總教練這個職務,聽起來瘋狂,因為還沒有視障者擔任過盲棒隊總教練,他是第一人。Rock說:『(原音)我本身也看不到,我也是視障,所以我要用翻譯的方式,我的做法是這樣,我要去搞清楚你是怎麼做錯,我才能跟你講你要怎麼做對!(可是你看不到,怎麼知道球員做錯?)所以他在揮的時候我會touch一下他的身體,大部份你摸這邊-肩膀或後腿或腰就會知道他是怎麼錯的,我要問旁邊看的到的人,但是問的問題要很精確,因為他不是教練,例如我會問,某選手他的肩是不是有這個動作?』

這位總教練一點兒也不馬虎!他替球員們設計平日自我訓練菜單,練球時貼在他們身邊去感覺跑位和打擊姿勢是否正確,還請觀測員以及明眼人志工助教敘述場上的狀況讓他判斷該怎麼對症下藥。

Rock說:『(原音)以前我們的認知是盲人棒球打得到就很棒了,或許現在大部份人的認知還是這樣,但現在的重點是你要去跟一群一直是打得到的人比賽,所以你要讓自己打得贏。』

◎出國挑戰 打一場無憾的世界盃

的確,閃電挑戰隊的目標不只是在台灣,因為他們還要到國際比賽,與世界各國PK,不過,老實說,挑戰隊顧名思義就是去「挑戰」的,能拿多少分數,連他們自己都没有把握。

話雖如此,擔任盲棒明眼人志工教練十多年、第三度帶團出國比賽的戴大評,卻在這群球員身上看到許多感動,他說:『(原音) 綜合起來,大約有6、7年時間是台灣隊拿冠軍,所以台灣隊在他們眼中是一支強隊,但是這次出去的並不是代表隊,可是意義卻比代表隊還要大,也就是說没有選上代表隊的老球員再加上一些年輕球員,這裡面很多人沒有出過國,所以出國去享受比賽的挑戰,另外一個含意是能夠讓他們增加國際觀,拓展他們的生活領域,這是去參加比賽之外更重要的意義。』

挑戰隊的美國行或許不是一趟冠軍之旅,但卻是意義更大的圓夢之行,球隊經理、明眼人志工賴佳欣強調,球員們要向極限挑戰,打一場無憾的世界盃!佳欣說:『(原音)體育競賽通常都是Top頂級的人參與,我們會欣賞強者也希望贏的感覺,但能站在頂端的人畢竟有限,我覺得有時候要適度給中下層一個機會,讓他們在往上仰望時,還能有所期待,我們這次想創造的就是希望給能力中等的人有一個這樣的機會,不要老是把出國比賽當傳說中的一件事。』

球隊中,我們看到背號30號的球員劉俊源-綽號「芭樂」,他1998年就讀盲人重建院時,開始打盲棒,是球隊裡最早接觸這項運動的前輩,雖是元老級球員,但從來没有出國打過世界盃,不是他不優秀沒被徵選上,而是因為工作不允許他出國十多天,今年,他豁出去,為自己勇敢一次,此生無憾。

芭樂說:『(原音)有,以前選上代表隊没辦法去,為了工作没有辦法出國,當然會失落,這一次因為工作比較穩定一點了,也想說38歲這個年紀了,就去世界盃拚拚看。』

另一位球員是綽號「四秒秋」的胡文秋,花蓮出生的葛瑪蘭勇士,從小因青光眼的關係,一直處在朦朧的世界,他驚人的綽號由來是因為據說從打到球,自本壘出發到touch壘包,只要4秒!談起曾創下的紀錄,還有點兒不好意思,接下來,他說,自己有一個遠大的志向,想挑戰「空中抓飛鳥」。他說:『(原音) (什麼叫空中抓飛鳥?)就是球在空中還没落地之前,就把它接住,你要敢去追啦!跑壘就是耳朵注意聽壘包的聲音就還好,其實,很多盲人不敢玩這種運動,因為30公尺要你這樣衝壘大部份都不敢,没有安全感,(我看得也好難!)因為你們是用看的,突然間没有看到當然會慌。』

◎為盲棒精神而感動 百人小額捐款

在没有拿任何政府補助下,10位隊員透過募款才能赴美,不過他們圓夢的故事感動了許多人,三個月的時間,共有一百多人透過小額捐款響應,其中,還有十多位視障及肢障捐款者。佳欣說:『(原音)我們開出了一百多張捐款收據,累積到30萬新台幣的捐款,這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如果一次一大筆,没有錯很省事,可是我們透過這樣的小眾計劃,等於是有一百個人知道我們這樣的計劃,所以我覺得小額募款雖然辛苦,但卻也是我們想做的事-推廣。(你在這個活動當志工有多少年了?)我在2000年左右第一次接觸到盲棒,看到前一輩的球員身上真的有股拚勁、不服輸的精神和熱情讓我非常感動,年輕的時候跟著他們,那種感動久久不忘,過了十多年盲棒曾經沉寂過,我就覺得非常可惜,那剛好我們到了中年,在生活和事業有一點小小的穩定之後,會想起年輕時曾有的感動,然後就想有没有機會把這樣的感動介紹給更年輕的人。』

一棒接一棒!他們要在球場光「盲」四射。問胡文秋為什麼這麼愛棒球,他緬靦地說,因為草地的味道。他說:『(原音)其實它是快樂的休閒,再來是說,我很喜歡聞草的味道。(因為你們滑壘會接觸草地?)對!撲球的時候也會。』

◎盲棒世界盃 7月31日準時開打

明眼人,您有多久没有聞聞草的味道呢?台灣有一群熱愛戶外運動的視障者,相聚打球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儘管場地克難,但固定和隊友們聯絡感情是一定要的!

當然,他們也需要明眼志工的幫忙與小額捐助才能維持運作,不論您是對打球有興趣的視障者還是熱血的明眼人都歡迎加入他們的行列,球隊每個月都有固定練習時間,可搜尋臉書「閃電盲人棒球隊」。

朝著夢想,快樂出發!7月27日閃電盲人棒球隊一行人加上志工們,從台灣前往美國威斯康辛州參加7月31日到8月4日,為期五天的世界盃盲人棒球賽,讓我們一起為他們加油!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