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影像紀錄者鏡頭 看柬埔寨鐵道血淚史

  • 時間:2018-07-27 17:0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台灣影像紀錄者許紘捷透過鏡頭紀錄柬埔寨鐵道修復過程
長住柬埔寨的台灣影像紀錄者許紘捷,透過鏡頭紀錄柬埔寨鐵道修復過程,也見證柬埔寨鐵道血淚史。(江昭倫 攝)

今年7月4日,柬埔寨政府宣布金邊到柬泰邊境波貝的北線鐵路全線正式恢復通車,加上2年前金邊到西哈努克城的南線鐵路復駛,柬埔寨境內兩條主要鐵路幹線再次打通。2011年開始進駐柬埔寨從事影像紀錄的台灣影像工作者許紘捷,用鏡頭見證原本荒廢的柬埔寨鐵路、重新修築到完工後的改變,也紀錄了沿著鐵路而居的居民生活,透過不同視角,看見正在轉變中的柬埔寨。

◎睽違40年後 柬埔寨鐵路復駛開通

來自台灣的許紘捷,2011年開始長住柬埔寨,身為影像紀錄工作者的他,由於喜歡鐵路,這幾年拍攝主題很大一部分聚焦在柬埔寨境內鐵路上,也因此有機會親眼目睹柬埔寨鐵路在40年後再度全線通車的熱鬧景象。

許紘捷:『(原音)很多民眾他是這樣,他根本也沒有要去那個城市,他就是車來了,他就全家人穿很漂亮,帶著吃的,帶著便當、水果什麼的,全家人上車,反正不用買票,上車之後就開始唱歌、拍手、自拍啊、拍照,到了下一站之後,他們就下車,買買吃的,拍拍照,就上車,原車再回來,他就是火車半日遊你知道,他就是上車,因為車上有免費冷氣啊,上車,他們就體驗坐火車。』

柬埔寨人為什麼對搭火車如此感到新鮮?許紘捷說,因為戰亂與年久失修,柬埔寨境內的鐵路近40年來,可以說幾乎沒有乘載客人的服務,也因此,對35歲到40歲的柬埔寨人來說,他們不曾有搭火車的經驗,有些人甚至連火車是什麼都不知道,也因此開通了,大家才會這麼興奮。

◎鐵路修築見證國家血淚史

許紘捷說,柬埔寨境內的鐵路網總長約600公里,由兩條線路組成,一條是1929年法國殖民時期修建的,從金邊到鄰近西邊泰國邊界的波貝,稱之為北線鐵路;另一條建於1960年代,從金邊到南部西哈努克城(簡稱西港),稱之為南線鐵路。

事實上,柬埔寨的鐵路史也是一部悲傷的血淚史,因為在紅色高棉時期,當時的赤柬政府血腥屠殺200萬人,就連柬埔寨的鐵路也被拿來作為當局者運送人民離開金邊的工具,日以繼夜不停地把城市居民運出去,逼迫他們到營地工作,當時柬埔寨人民將運送人民的火車形容為「一條載著你通往地獄的毒蛇A snake which took you all the way to hell」,在許紘捷訪問曾經歷過那段時期的柬埔寨鐵路工作人員時,大家也都不約而同表示,很高興「紅色高棉」離開了,可見那段歷史對他們造成的可怕影響。

兩條鐵路停駛多年,直到2009年,隨著柬埔寨經濟逐漸發展,政府開始啟動修復鐵路計畫,由於西港是柬埔寨的主要對外商港,加上中國在背後援助,南線鐵路率先逐步修復,並重新開放貨運的部分,2016年4月30日重新開通客運,但只限於每週五、六、日行駛。

南線鐵路復始的當天,柬埔寨總理洪森不只搭上列車慶祝,還在個人臉書上寫到,「柬埔寨的火車和鐵路在40年前幾乎被戰爭摧毀,因為現在我們的國家實現了和平,我們終於有機會重建基礎設施。」今年2018年7月4日,柬埔寨另一條北線鐵路也正式恢復開通,柬埔寨國內鐵路系統在40年後再度發揮交通與運輸功能。

許紘捷說,柬埔寨政府修復鐵路遇到最大的難題就是資金,但因為中國在背後援助,特別是中國一帶一路提出後,柬埔寨也在所謂的泛亞鐵路計畫中,有了中國資金援助,加上大選到了,柬埔寨政府就以不可思議的修復速度,讓鐵路加速通車;但麻煩的是,如此借錢修復鐵路的結果,就是讓柬埔寨負債高得驚人。許紘捷:『(原音)他其實他本來就有一直要修的計畫,但一帶一路是促使他這麼短時間就完成的主因,因為柬埔寨他們修鐵路最缺就是資金,所以當這個泛亞鐵路計畫出來後,柬埔寨他獲得資金就容易,可是它其實也讓柬埔寨負債非常多。』

◎邁向現代化的背後

由於因緣際會,許紘捷的鏡頭隨著柬埔寨鐵路啟動修復,正好完整紀錄下許多鐵道、火車站被淹沒在荒煙蔓草中的殘破模樣,以及到後來車站、鐵路逐步修復,以及重新恢復行駛的改變,許紘捷甚至邀請柬埔寨當代紀錄片工作團隊,協助進行相關人員的口述歷史紀錄,為柬埔寨留下珍貴的影像紀錄。

許紘捷鏡頭也關注到,許多原本居住在荒廢鐵道附近的遊民與底層貧窮居民,因為鐵道修復開通,被迫在很短時間內離開,自尋生路。 許紘捷:『(原音)當我知道它要重修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是那些以廢棄火車站跟鐵軌為家的那些遊民,我覺得在整個國家進步過程中,一定會有一些弱勢沒有被照顧到,事實上證明也是如此,他甚至在我都還來不及紀錄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被遷走了,等我到場,我只不過晚了2、3天,我到場,我看到是已經被剷平的一片土地這樣。』

還有許多遊蕩在鐵道旁在破爛空間的吸毒者,許紘捷在嘗試記錄他們生活的同時,也在能力範圍內,協助他們到勒戒所或返家,但許紘捷也很清楚,這些問題最終需要柬埔寨政府解決,但在國家邁向現代化的過程中,這群底層民眾已先淪為犧牲者。

生活在柬埔寨多年,許紘捷既是旁觀者,有時也好像是其中一份子,看著柬埔寨努力往前邁進,就像開通的火車一樣,走向一個新的、卻也不可捉摸的的未來。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