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奮起(三)被打一次就離開 她堪稱反家暴表率

  • 時間:2018-09-05 15: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國維
那瑪夏「部落願景屋」日前啟用
那瑪夏「部落願景屋」日前啟用,USU負責掌廚,為上百位到訪的嘉賓和族人,料理出非常美味的原住民風味餐。(陳國維 攝)

家暴事件時有所聞,不少受暴者往往會選擇忍氣吞聲、委曲求全,而讓自己陷入更深的困境。不過,來自高雄那瑪夏的原住民婦女USU,堪稱受暴者的「表率」,漢人丈夫當年第一次動手打她,她就決定帶著兩個孩子,永遠離開這個男人,因為她深知「有一就有二」,即使後來要肩負養活「一家十口」的責任,也在所不惜。

◎結婚10年首遇家暴 原因很瞎

USU:『(原音)我就背著我的孩子,抱一個、背一個,我就回山上了,我就回娘家了。』高雄那瑪夏原住民USU,年輕時在高雄旗山一間藥局工作,認識一名從事農耕的漢人男子,兩人相戀後結婚,育有一雙兒女,有天丈夫突然因為一個理由動手打她,勾起了USU兒時在家暴環境中成長的陰影,於是立馬決定,斷絕這段婚姻。USU:『(原音)因為我覺得他今天動手打我的時候,一定會有第二次,可能是我的觀點吧,因為我看到很多的家暴,因為那個家暴就是這樣子來的,他有一,一定會有二。』

那瑪夏的「部落願景屋」日前啟用,USU負責掌廚,為上百位到訪的嘉賓和族人,料理出非常美味的原住民風味餐。USU忙完後,回憶這段往事,她說,兩人結婚10年,老公第一次動手打人,但現在想想,當時被打的原因真的「很瞎」。USU:『(原音)他說喔,他出去喝酒,我為什麼都不打電話找他?對啊!怎麼會有這種老公!他說,我都不關心他了。因為我想說我的孩子是年頭、年尾,我光忙2個孩子,我就受不了了,真的,我覺得好瞎耶!可能就是朋友給他挑撥、給他慫恿說,為什麼他出去喝酒怎麼樣,為什麼老婆都不關心他。』

USU的老公後來極力想挽回這段感情,甚至在USU的爸媽面前跪下來求情,但USU不領情,因為老公實在是踩到她心中最大的「地雷」。USU回娘家後,也堪稱成為部落裡的「反家暴代言人」。USU:『(原音)真的,我回到山上看到很多的家暴,我就會很雞婆,我就會去罵,「如果說你們不聽,我就報警」,因為我會覺得那種環境,真的它對小朋友的影響真的很大。』

◎離開部落月掙3萬 養一家十口

USU和老公分開後,也就此展開「陀螺」般的生活,因為家中除了有爸媽、2個孩子,還有姊姊、姊夫亡故後,留下的5個外甥,連同她自己,共一家十口,所以經濟重擔幾乎都落在她身上。

於是,USU決定離開部落,到花蓮、台東謀生,只要山上有農家需要她支援,即便工作再怎麼粗重,她都照單全收,翻山越嶺也在所不辭。USU:『(原音)暫時離開這個地方,因為我要生存,小朋友要讀高中、讀國中,要花很多錢,所以我就跟大姐講說,我要暫時離開這個地方,為了我的經濟、為了我的生活。』

USU拚老命到處工作,每個月掙得近3萬塊,在一般人看來,整個家庭勢必陷入困境,但族人有族人的生存智慧,USU說,3萬元夠用了。USU:『(原音)其實在山上,對你來說3萬塊其實很好用了,真的,因為我覺得在山上,人家說靠山就吃山,因為水邊的草都可以吃啊,是看你懂不懂吃它。』

◎「八八」後回部落 女兒比她還獨立

2009年8月莫拉克風災發生後,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在那瑪夏達卡努瓦部落成立工作站,協助婦女進行小農耕作,族人阿布娪打電話問USU「要不要回部落工作?」USU這才又回到部落,過著較穩定的生活。多年來,USU在工作站負責照料一群雞和一片種了各種作物的農地,當有遊客來參訪時,她就成為廚師,透過部落當季食材,大秀無菜單料理。

部落後來在台北醫學大學的資助下,興建願景屋,USU想著當年在工作站,和阿布娪等夥伴一同為災後重建奮鬥的點滴,如今看見願景屋落成啟用,內心百感交集。USU:『(原音)感動,真的我要從哪裡說起,因為我會覺得這邊的一根草木、一根怎麼樣,就是這些我們女人,被人家看不起的女人,今天怎麼會可以做到這樣。』

USU的兒子現在19歲了,女兒18歲,USU很感謝主,賜給她兩個寶貝,而且都懂得把自己照顧好;只不過,她萬萬沒想到,兒子上了海軍陸戰隊就算了,結果連女兒也跟進。USU:『(原音)我是無法想像她比我獨立的還獨立,她去考上海軍陸戰隊,她也沒跟我講,結果她要去報到,她才跟我講說,「媽!我要去當兵了!」』

USU現在和弟弟一起在山上種龍鬚菜,而且持續扮演「反家暴代言人」的角色,USU希望,受暴者不要再傻傻地跟著另一半,要學會離開。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