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中教務協議扯到建交 學者:自己嚇自己

  • 時間:2018-09-28 18: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照坤
梵中雖協議分歧猶在 建交的石頭還沒搬開
梵蒂岡與中國代表22日在北京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牽動中國境內上千萬名天主教徒的心。圖為北京最大、位在王府井的天主教堂─聖若瑟堂。
(圖:中央社)

教廷與中國簽署臨時性協議,從非俗世的角度而言,外交部期待此協議能促進中國的宗教自由,學者則認為此協議的主要目的就是牧靈;若以俗世的角度來看,外交部表示,從臨時性協議就推論出梵中建交,不僅過於簡化而且危險,學者也指出,從此協議扯到建交議題,是在自己嚇自己。

◎梵中臨時性協議 主要目的是牧靈

教廷做為一個國家,其特殊性不用贅述,我外交部常說教廷不是一個俗世國家,所以討論教廷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一事,可分為非俗世與俗世兩個部分。

非俗世指的是宗教領域,外交部就是由此角度解讀梵中臨時性協議,期待協議有助中國天主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並能促進中國宗教自由的發展,也期待未來協議內容落實後,中國的天主教徒都能享有真正自主的信仰生活。

輔仁大學日語系教授何思慎受訪表示,「共融」是天主教用語,指中國大陸的天主教會從1951年開始與教廷幾乎完全斷絕關係,長期以來違背了天主教「聖統」,因此歷任教宗都希望中國大陸天主教會重新回到聖統制、回到天主教的大家庭內,此之謂「共融」。

因此,何思慎認為,教廷簽署臨時性協議就是為了牧靈,他會為了獲致這樣的進展而祈禱:『(原音)如果真的有一天,中國大陸能夠走向天主,我想這個對整個中國人的社會、對我們華人來講,這都是好的,如果共產黨願意走到那一步,我想兩岸關係有很多問題,也比較可以在那樣的條件之下找到方法。』

◎梵中簽協議後建交? 不要自己嚇自己

何思慎的分析,從宗教的角度看到了俗世議題的樂觀層面,但除了兩岸關係之外,外界更關切台灣與教廷的外交關係,是否將在梵中臨時性協議簽署之後走向終點。

何思慎表示,主教任命權確實很重要,但即使梵中真的解決了這個問題,也不代表雙方關係「馬上就能水到渠成」,因為最主要的問題是「宗教自由」,達成主教任命協議,不等於天主教可以在中國大陸自由傳教,在「宗教中國化」的做法之下,就算是依協議而任命的主教,還是會不斷受到政治干擾,何思慎說:『(原音)政治的手還是會伸到教會裡面來,不斷給這些主教在牧靈的工作上,我們教會的話講叫做「堆石頭」,換言之就是為他製造障礙。』

另一個與宗教自由同樣棘手的問題,是效忠教皇的忠貞教會(地下教會),與中國政府認可的愛國會(愛國教會)之間的合一問題,何思慎指出,這也非主教任命達成協議後就能解決的事情。

承上所述,何思慎表示,中國大陸統治者「距離跟天主和好,還有很長一段路」:『(原音)很多的報紙寫說,這個東西會牽扯到建交,我認為這個我們不要自己嚇自己啦。』

◎梵中簽協議後建交? 危險的簡化推論

外交部也很有信心一再表示,教廷已向我方重申,梵中臨時性協議無涉政治外交,更不影響台梵間已邁入第76年的邦交關係。

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指出,不可諱言臨時性協議代表了梵中關係的進展,但外界就據此推論出梵中建交的結論,未免過於簡化這件事情,他說:『(原音)這樣的簡化方式、推論邏輯,應讓國人了解,這樣簡化的推論是危險的。』

李憲章強調,對於中國的打壓或背後的算計,外交部一定會密切注意,全力積極妥慎因應,因此,梵中後續動態,外交部絕不會掉以輕心。

◎何思慎:陳日君只是在提醒

此外,已退休的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在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持續針對梵中對話表達個人看法。何思慎表示,天主教會本來就可以討論問題,因此陳日君的發言內容,不代表他在信仰上要與天主教對立,或與教皇之間出現了矛盾,更不需視為他在對抗教廷:『(原音)在這過程裡,他忠於天主,他很老實地講出一些他憂慮的事情,他提醒我們,那這樣而已。』

陳日君在評論一些事情的發展時,不時指出此非教宗本意,也曾說過他不反對梵中建交,但不能接受這種讓步條件,若最後發現這些都是教宗的意思跟決定,他就會閉嘴被動配合,不再發聲。

何思慎表示,主教任命權沒有解決中國天主教的所有問題,教廷知道後續要處理的問題還是很多且困難重重,教廷國務院長、樞機主教帕洛林(Pietro Parolin)也不是個naive(天真)的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