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氣候下的大地工程╱江河怒吼 千堤難防

  • 時間:2018-10-02 13:3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823嘉義淹水成因(1)
823豪雨造成嘉義縣沿海鄉鎮市淹水嚴重,排水不及,沿海地層下陷區又逢大潮、退水不易是淹水主因。圖為東石鄉掌潭村淹水空照圖。(呂紘毅提供)
(圖:中央社)

面對全球暖化不再是遠在天邊的形容詞,而是已經侵門踏戶的洪水猛獸,尤其今年8月下旬,台灣中南部慘遭暴雨狂襲後,災區道路千瘡百孔的景象還令人怵目驚心,台北市就在一場大雷雨中淪為水都。閣揆賴清德認為「降雨強度超過防洪標準」是釀災主因之一,那麼提升防洪是否就是迎戰極端降雨的良策?

◎提升防洪標準 須考量國家財政

全球暖化造成的極端氣候正在世界各地上演,而且儼然已從異常升級為常態。尤其今年8月23日罕見的熱帶性低氣壓狂襲台灣中南部之後,新一波西南氣流又尾隨而至,讓才剛結束旱象的嘉義、台南及高雄,幾乎淪為汪洋;隨後,台北市也在9月8日的一場午後大雷雨中淪為水都,所幸雨勢一停,積水就陸續消退,並未釀成嚴重災情。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資料都顯示,過去台灣的時雨量很少超過100毫米,現在卻動輒破百。但即使是台北市,雨水下水道的防洪強度也只做到時雨量78.8毫米,一旦超過,就容易淹水。而這樣的強度則是依據過去氣候的5年重現期來制定,也就是平均5年才會發生一次的強降雨。

對此,台灣水資源與農業研究院院長虞國興指出,以前的工程標準,是依據當時的天候狀態訂定,當時這樣的設計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只是現在這樣的保護標準,顯然已經不足以因應極端氣候的變化。因此,就連日本也重新建立都市的防洪強度,從5年重現期一口氣提升到15年重現期,讓下水道的容量從時雨量50毫米提高到75毫米。虞國興說:『(原音)日本它的都市防洪過去也是5年,那他們也是很大氣地、很有決心地,把這個都市排水從5年提升到15年。那他們有這個財力可以這麼做,就像單單在一個工程就花了2千多億的日幣,那這個是要國家有這個經濟實力呀!』

虞國興表示,台灣要提升都市的防洪標準,當然可以,問題是政府的財務是否支撐得了?更何況,提高下水道的防洪標準,還涉及都市土地取得困難等問題,以台灣當前的現況,恐非易事。

◎擋不住的啦 水自己會找路走

中興顧問社大地工程研究中心組長蕭富元則認為,適度的防洪工程當然無法避免,但不可能無限制地擴張這些水泥施作,以為可以就此一勞永逸,因為「水自己會找路走」。他說:『(原音)因為其實你做了這些水泥的排洪渠道,它是加速你的水流。所以本來它從降雨到流到市區裡面來,可能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你現在做了一個水泥的渠道,它會很快就流過來。而當你這邊的排水系統沒有辦法排掉,全部都流過來之後,你會排不掉。它就是你全部這麼多的量進來,你排不掉之後,它就會找地方去塞嘛,水它自己會找路走啦!』

蕭富元指出,面對當前的極端氣候,人工防洪設施對抗大自然的力量是有限的,最好的方法,還是藉由大地的力量,慢慢把水帶走。他說:『(原音)所以我覺得,堤防啊這種東西,這個沒有辦法解決所有的問題,在這種氣候之下,你是沒辦法解決這件事情的。你應該想辦法讓有些水,回到我們的大地,因為其實我們大地是會吸水的。這樣子它流速會減慢、它會慢慢、慢慢下來,而不是說,只有我的堤防要去加高、我全線都要做堤防、我這邊一定要弄抽水站,你再怎麼樣做,如果雨真的很大的時候,你怎麼辦呢?擋不住的啦!』

◎道路千瘡百孔 須修訂建設規範

值得注意的是,823水災過後,不僅高雄的市區道路接連出現5千多個坑洞,台南也出現2千多個,多名機車騎士因此連人帶車「被坑」受傷,連幾十噸的大貨車也接連陷入坑洞,無法自拔。

面對如此千瘡百孔、慘不忍睹的奇觀,交通部次長祁文中認為,這顯示當時路面的夯實不足,也顯示水的力量真的無孔不入、無堅不摧。祁文中說:『(原音)其實這次道路我們看到那個坑洞,就是因為它可能強降雨之後,它有掏空它的路床;或者是因為有小的坑洞,水滲下去之後,破壞它原來路床的一個結構,所以它掏空之後就造成坑洞;再加上再降雨,坑洞又變大。』

針對這些問題,祁文中認為,交通部未來將依序協助地方來改善,甚至規畫一個可以滿足未來20年的建設規範。他說:『(原音)所以這個部分可能就是要重新去檢討啦,那現在就是也有很多新的工法、也很多新的材料技術,這個可能就是要大家花點時間,中央、地方要共同來做一個思考,拿出來一個可以滿足未來一段時間,譬如說20年建設上的一個需要的施工技術規範。』

只是,這個新的施工技術規範應該是甚麼?面對極端天候發威,我們又要如何請出大地之母,才能平息怒吼的江河?這是另一個耐人尋味的議題。(系列二)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