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氣候下的大地工程╱還水於地 還地於海

  • 時間:2018-10-04 15:2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燕子襲日9死 關西機場未知何時重新開放
日本25年來最強颱風「燕子」造成的死亡人數,在5日增至9人,還有數千人受困在關西國際機場。圖為關西機場淹水情形。(AP/讀賣/達志影像)

因應南台灣今年發生的823水災,行政院長賴清德特別在日前向國會提出治水專案報告,並提出強化預報預警精準度、持續完成相關水利建設、提高國土韌性、健全調整防災體系、並運用智慧創新科技整備防救災與預警能量等五大治水方略。不過,面對極端氣候來襲,我們的大地工程恐須有更革命性的作為。

◎天威難測 神話破滅

823水災後,台南半數行政區慘遭滅頂,行政院長賴清德2014年台南市長任內說過的「淹30年的痛苦,我花3年解決」這句話,也被網民狠酸「治水神話破滅」。

但是,回顧8月23日登陸的熱帶性低氣壓之所以致災,是因為強大的季風槽帶來的豐沛水氣,連續兩天在台南降下642毫米的驚人雨量,嘉義也高達611毫米,高雄則是427毫米;緊接著8月27日起一連三天,西南氣流帶來的豪雨,又在高雄狂下了700毫米、台南也有300毫米。總計7天內,高雄的累積雨量就超過1,200毫米,台南也將近1千毫米、嘉義則是700毫米。

而這樣的雨勢也讓高雄今年8月單月累積雨量創下1,600毫米新高,改寫1939年7月寫下的1,570毫米紀錄;台南8月累積雨量也達到1,300毫米,僅次於1994年8月的1,510毫米。這也是賴揆為什麼會說「這樣的雨下在哪裡都會淹」的原因。

◎治本之道 還水於地

不過,台灣水資源與農業研究院院長虞國興指出,這次823水災,災區多在地層下陷區。要解決這種低漥地區的水患,沒有特效藥;有的話,只有一個,就是要學台北市「還水於地」:禁止再抽地下水。他說:『(原音)台北市過去是地層下陷區欸,我在(民國)67年進到研究所的時候,第一個執行的研究計畫就是「台北市地層下陷監測網」,那時候地層下陷非常嚴重,台北市那時候是缺水的,很多地區是分區輪流供水,後來因為翡翠水庫蓋好了,全面禁抽地下水,所以地下水位回升,那地層就不再下陷。』

虞國興指出,地層下陷時,不會均勻地下陷,而是不規則的下陷。如此一來,原來做好的排水系統,就可能因此塌陷積水,影響疏洪。以這次淹得最嚴重的嘉義東石鄉為例,雖然也有排水系統,但面對地層持續下陷,即使做了排水系統,過幾年依然會崩壞。

◎沒有翡翠水庫 就沒有台北捷運

虞國興強調,翡翠水庫從1987年開始供水,台北市隨即全面禁抽地下水後,不僅市民不用再拿著水桶,到消防車指定的地點取水;還可把水留在水庫,降低河隄防洪的壓力;同時,地下水位也立刻止跌回升,台北市也因為地層不再下陷,所以排水系統可以維護得很好,也不容易淹水。

但更重要的是,如果沒有翡翠水庫,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台北捷運。虞國興說:『(原音)如果沒有翡翠水庫,可能就沒有今天的台北捷運,因為台北市仍然在下陷。那今天,全台灣的人都很羨慕翡翠水庫,水質又好,水量又穩定。那仔細想想看,如果沒有翡翠水庫,今天的台北市會是怎麼樣?可能連捷運都不敢蓋,因為它一直在下陷啊!當地層下陷、不規則地下陷,那個力量是很大的,你工程上面或許克服不了。』

◎學習荷蘭 還地於海

除了地層下陷區,必須還水於地,不再超抽地下水;另一個類似的情況,則是海埔新生地,解決水患的方式,則可能必須反過來:還地於海。

以日本關西機場慘遭颱風燕子強襲,空港瞬間化身海港為例,台大教授楊明仁就認為,關西機場會淹,「很正常」。他說:『(原音)因為關西這個機場我去過啊,它就在海邊哪!因為它等於海埔新生地、跟海借這個地啊!所以它那個根本就在海平面,高出1公尺、2公尺而已啊!所以只要有颱風引起暴潮,那加上這個天文的潮,加起來就可能使得浪高超過2、3公尺,所以就馬上越過那個堤防啦!這很正常啊!』

交通部次長祁文中則認為,類似關西機場這次面臨的考驗,需要時間及專業來因應。他說:『(原音)因為關西它是填海造陸造出來的一個機場,所以說,它雖然樁已經打到了岩盤,但是它岩盤的下面又下陷,所以它整個就下陷;再加上它的水平面上升,所以它就整個淹沒掉。所以整個關鍵基礎設施因應極端氣候的改善,這需要時間、需要專業的分析,那我相信這個問題,不是台灣專有的啦!』

如何因應極端氣候帶來的挑戰,確實是全球共同面臨的問題。但是,看看全國有四分之一土地低於海平面的荷蘭,從1250年開始「與海爭地」,並以「上帝創造世界,荷蘭人創造荷蘭」為傲。直到1995年歷經一場嚴重水災後,他們開始痛定思痛,除了拆除海埔新生地上的水壩,將堤防退往內陸,「還地於海」;也費了10年時間,與萊茵河畔的居民溝通,終於在2015年將長達300公里的河道還給大地。

英國也從2005年開始,推動「還地於海」計劃,將海岸堤防線退後400公尺,讓海水淹沒填海造陸取得的土地,希望讓英國的海岸線回到5個世紀前的天然樣貌。

不論是還水於地,還是還地於河、還地於海,過程當然很痛苦。但若不做,結果是甚麼?大海終將討還這些土地。(系列四)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