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 為戰爭受暴婦女發聲

  • 時間:2018-10-09 15:4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
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兩人:穆克維格與穆拉德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在奧斯陸時間5日上午11時(台灣時間今天下午5時)宣布201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被稱為「奇蹟醫師」的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婦科醫生穆克維格,以及亞茲迪運動人士穆拉德。(諾貝爾獎臉書)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Institute)5日宣布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由剛果婦科醫生穆克維格(Denis Mukwege),以及亞茲迪(Yazidi)運動人士穆拉德(Nadia Murad)共同獲得殊榮,今年諾貝爾和平獎也凸顯,戰爭中對婦女的性暴力議題應受到更多關注。

今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兩位得主,都與戰爭中遭受強暴的婦女有關,不但控訴戰爭的殘忍無情,也凸顯婦女在戰爭中淪為最弱勢攻擊目標的處境。

諾貝爾委員會主席瑞斯-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表示,這是為了表彰兩人「致力於終止以性暴力做為戰爭工具的努力」,並強調「只有在女性和她們的基本權利與安全,在戰爭中獲承認和受到保護,才能達到一個更和平的世界。」

◎奇蹟醫生 救治8萬多受創婦女

得主之一的穆克維格(Denis Mukwege),是63歲的剛果民主共和國(DRC)婦科醫生。

1998到2003年的第二次剛果戰爭,造成500多萬人死亡,100多萬人無家可歸,是非洲現代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場戰爭,也是二戰以來最慘烈的戰爭。不僅如此,戰後的剛果,民兵、武裝團體與政府軍之間持續戰鬥10幾年。

戰亂帶來對婦女的強暴,剛果曾被聯合國視為「世界強暴之都」。美國公衛期刊(AJPH)曾在2011年指出,剛果平均每小時發生48件強暴案。

穆克維格醫師在1999年成立潘基醫院(Panzi Hospital),專門治療遭叛軍輪暴、虐待的婦女。根據他的回憶,在醫院剛成立時,所收治的第一名強暴受害者,不但被強暴,她的生殖器和大腿還被開了槍。

穆克維格後來發現接二連三的類似恐怖案例,令他非常震驚,甚至有婦女在遭強暴後,生殖器還被倒入化學物質,造成嚴重灼傷。

穆克維格總共治療過8萬5千名遭暴力侵犯的婦女,也在修復輪暴導致的生理傷害方面,成為世界權威,被譽為「奇蹟醫師(Doctor Miracle)」,並被視為致力消除以性攻擊作為戰爭武器的象徵。

穆克維格將這次得獎獻給所有遭性暴力攻擊的女性,同時表示,這是對全世界遭受強暴和性暴力的婦女所遭受的苦痛,以及她們沒有獲得足夠補償的承認。

◎戰爭性奴 化身亞茲迪天使

今年和平獎另一名得主是亞茲迪(Yazidi)運動人士、25歲的伊拉克年輕女子穆拉德(Nadia Murad)。

2014年,21歲的穆拉德和其他數千名亞茲迪婦女一起被伊斯蘭國(IS)俘虜。

根據穆拉德的回憶,如果一個女性逃跑被抓住,她就成了伊斯蘭國的戰利品。她會被扔到一個小房間裡,任憑其中的所有男性強暴。她被輪暴時,聖戰份子還說這是「性聖戰」。

穆拉德遭到囚禁、虐待,被迫當了3個月的性奴隸,並經歷多次買賣。她的多名家人則遭到伊斯蘭國殺害。

後來,她逃離伊斯蘭國的魔掌,抵達德國避難,積極為亞茲迪人奔走,勇敢揭開伊斯蘭國屠殺亞茲迪族男子,以及販賣婦女兒童等罪行,呼籲國際刑事法庭審理伊斯蘭國的罪行,讓世人更加注意到伊斯蘭國的問題。

2016年9月穆拉德被任命為第一位聯合國人口販運倖存者尊嚴親善大使,並先後獲得歐洲委員會哈維爾(Vaclav Havel)人權獎與歐洲議會沙卡洛夫人權獎(Sakharov Prize)獎。

◎正逢MeToo週年 精神遙相呼應

今年和平獎頒給兩人,也凸顯出婦女在戰爭衝突中的遭遇,讓世人更加關注目前仍深陷戰亂的民主剛果、南蘇丹、敘利亞、葉門等地區婦女的處境。

在這次和平獎發布之際,MeToo反性侵性騷運動也剛好滿一週年。MeToo原本在揭發好萊塢性侵、性騷擾醜聞,但一年來不但震撼美國,也在世界各地掀起波濤,許多曾因性侵、性騷擾而身心受創的婦女,在運動激勵下挺身而出,揭露多名有權有勢男性的色狼面貌。因此,有學者認為,MeToo的影響力比穆拉德或許有過之而無不及。

然而,MeToo畢竟與戰爭暴力沒有關聯,而在MeToo週年頒和平獎給援助受暴婦女,也呼應了MeToo的精神。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因為涉及性侵醜聞而蒙羞,導諾貝爾文學獎今年停頒,而和平獎表彰反性侵代表人物,或許也傳達了諾貝爾獎委員會自我反省的意義。

資料來源:BBC;nobelprize.org

相關留言